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随笔。

想要一个儿叽,叫羽小獍。
小小的,软软的。
黑长的头发,梳一条小辫子在鬓侧。
白衣翠边,踏个小黑靴。
走路带风。
因为老是交给朱痕照顾。
所以怼老人家怼的特别顺口。
也会像小大人一样,皱着眉一脸沉重。
一边喊着,“我阿爹是世界上最厉害的药师!”
一边又会害羞,稍稍红了脸,仍叉着腰,满脸自豪。
笑起来也很好看。
特别特别乖,才不会让你苦了累了。
可是男孩子也要多多锻炼嘛。
准你同阿九大侠一起习武,不要偷懒哦。
闲的时候还可以一起去山上采药,给你挖好吃的菌子。
顺便教你拉二胡,可以拉欢快一点的曲子啦。
还要带你拜访一下以前的老友们。
这里是你泊寒波伯伯啦,那边是惠比寿伯伯啦,再旁边就是笑禅阿叔……都是很好的人。
如果有机会,再带你去认识两个很厉害的家伙,天都是他们撑起来的哦。
还有一个老小孩。
要叫孤独缺爷爷知道吗?
心思大大的坏,又大大的好。
如果如果,还想带你游遍整个苦境,你想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你要是长大了,让朱痕赠你一口刀。
行侠仗义时别忘了要回家。
岘匿迷谷可能会来一个客人。
到时领你认识认识。
小獍。如果他这样叫你。
先不要答应好吗?好的。
他白衣翠边,黑长的头发束起来,梳条小辫儿在鬓侧,踏着长黑靴,腰间别着刀,走路带风。
你看,和你一样。
你再皱一皱眉,抿一抿唇。
好像,好像。
如果他抱抱你,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他带你走,请别害怕。
落下孤灯的雪,比落日烟的更好看。

评论
热度(1)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