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羽慕】不如归去

*私设不喜轻喷。
*二改。
*勿深究谢谢。
==================================
月华倾洒,天幕上缀着星子如萤,夜里寒风忽起凛冽,吹得林间竹叶簌簌作响。细听之,无鸟兽鸣叫,却闻得窸窣脚步声,踏着枯叶缓步行走,愈来愈近。月下远望,夜影如魅,只瞧见一位白衣刀客渐露形貌。

慕少艾一柄苦竹烟管在手,端得闲适,溜溜达达倒是自在。悠悠转了几圈,仍寻不着出路,不由眉峰微皱,却不恼,面上带笑自语道,
“怎就迷了道呢……”
“嗳那边那位小哥儿!你可知得出林之路?捎带老人家一段呗?”

慕少艾本就在原地瞎转悠,实在不得,索性使着手中烟管转了几圈,指着哪儿便往哪儿走。好巧不巧,那烟管正指了左边,慕少艾抬眼一瞧,哟,那不有人么,正好能捎上自己。

倒是羽人非獍,早就感知林深处有生人气息徘徊不去,却不想竟被其找上门来,眉颦愈深,停了步子偏头一瞧,只见一抹暖黄入目,是人身无异。那人好不客气,大步凑来身前,羽人非獍不想便后撤几步,与其稍隔距离。

慕少艾腆着笑面,一双凤目好看得紧,直瞧着羽人非獍。只见这白衣刀客生的一副好皮相,却绷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不由心里暗道,是个美人胚子,笑起来不知怎样。

“夜里露深阴重,跟紧了。”
不等慕少艾再多想象,羽人非獍避过他快步前行,暗施妖力,萤虫感召而至,片刻四周亮起一片,是有意防止他跟丢了。

“哎呀呀,若没遇着小哥你,老人家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慕少艾吸一口水烟,环望周遭萤灯,随着人身后慢慢走,总稍离几步,也不至于落下很远。
耐不住慕少艾话多,一路上问这问那,还时不时从哪儿捡了几株烂草叶子,自语似的念叨。

“哎小哥儿你家哪处?打哪儿来,往哪儿去呀?”
“……”
“你说你大晚上一身白衣,恁吓人。”
“……”
“少侠你这刀造型挺别致啊,不错不错。”
“……”
“哎哟这鬼林子里还能捡着这等好东西,药师我实在走运!”
“……”

“夜深林暗,小哥儿怎一人独行?”
絮絮叨叨一路,绕是人声音再好听,羽人非獍也略觉聒噪,且不说这人语调总让他感觉轻佻,不由暗下定义:不正经。也不应答,由他一人自娱自乐。

夜色沉重,明月如昼,萤灯引路,林间二人各心有所想。羽人非獍眸中疑虑一闪而过,思绪暗涌,停了步伐转身,眉间狠戾,疾声忽道,
“反该问你,夜深无人之际,因何来此林中。”
一语断定,目中锋芒忽现,右手压着腰间刀柄,白羽六翼倏然而出,乱羽漫天,映着月色似有朦胧杀意。

慕少艾一手捏着某不知名药草,正吞吐烟气,见其变化,仍作笑面,丝毫不惧。白烟缭绕,拢着慕少艾面容不甚清晰,他抬袖拂去烟气,清亮眼眸与之对视。
“哎呀呀,我原想这位小哥是位不苟言笑的公子,却未料竟为妖身,当真可怕。”
语调依旧如常,哪像普通人遇见妖物该有的正常反应,羽人非獍愈觉这人不简单。

“问而不答,实在无礼。”
羽人非獍心下稍动,羽翼忽闪,身动刀出,已至慕少艾身前,利刃抹上,却不得中。细瞧之,原是这人先他一步后撤,哪知踩中地上枯枝,身形不稳,直往后仰,结果可想而知。

慕少艾这下摔了个人仰马翻,身前这人也不说帮搀一下,不由气闷,又觉好笑,只得磨蹭着起身来,扶着腰拍拍衣上尘土,苦着脸瞧羽人非獍。

再说他眼前这人,背着手冷眼旁观,一边还轻按刀柄,仍防备他。羽人非獍神色愈深,心下暗想,躲了他一招不说,竟如此弱么?常人哪会这么傻摔个屁墩。慕少艾也想,常人哪会看见人摔了不扶,还装冷漠……诶你那什么表情?!

慕少艾撇撇嘴揉了揉摔疼的屁股,也不讲话,他身前的羽人非獍也不言语,俩人就这么僵着。还是慕少艾不甘沉默,缓声道,
“在下药师慕少艾,本是大山深处一株……”
“羽人非獍。”
“……诶?呃,名字不错,配你这大翅膀挺好。”

话讲一半,慕少艾只觉一阵疾风袭面,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便被掀翻在地,没好全的屁股再次遭殃。待他爬起来正欲辩驳几句,哪想早不见其身影,只余白羽飞卷。

慕少艾理净衣衫,正愁无处出林,想着再拿烟管试一次,却见萤虫仍在,且往前一路皆有,绿萤忽闪,亮了林间小道。慕少艾眉眼弯弯,心想,这小白鸟倒也不坏么。

==================================

评论
热度(6)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