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憋不出题目了就这样吧


许博远今天给工作室的各位请了好几天假,具体什么情况也没交代清楚。好在大春给批了假,没多问,只是说让他注意身体。他松了口气,不明所以。然后早早收拾东西提前下班,跟好友们打过招呼便抱着双肩包溜出门了。

现在下午三点十七分,许博远抬手看了看腕表,掂了下背包,正好公交停在面前,他一个跨步上车,找了个车尾靠窗的位置坐下。掏出耳机戴上,随机播放了一首喜欢的歌,心里想着这会儿还来得及赶回去拿快递。

由于下午天气太好了,阳光也不强,还吹点儿小风,许博远差点坐车睡过站。当广播中温柔的女声播报最后一遍下车提示时他猛然惊醒,提着包赶紧冲出来在关门前一刻跳出去。用力过猛,一个酿跄还差点撞上公交站牌。

他叹了口气,背上包往公寓方向快步走去。下午三点五十一分,今天的车很慢啊许博远想着。


晚上拆开众多快递包装检查了里面的物件,确保万无一失后,他很认真的洗漱完后躺床上打开手机回了几个比较重要的消息,给某个叶子头像发了句晚安,关上手机,睡觉。


次日晚八点,闹钟准时响了,从被子里伸出一胳膊按下闹铃开关后,安静了几秒,许博远一个挺身从床上弹起来,坐着茫然了好一会儿,而后迅速爬起来收拾好床铺。整理完毕,拖着前一晚拾掇好的行李箱出门了。叫了车直奔机场去了,一路忐忑。


在登机前几分钟还差点出了问题,大行李箱里的物件差点过不了安检,当然最后解释清楚还是成了。许博远一直放不下心,在位置上坐如针毡,旁边的大叔神色有异瞧了他许久,就差喊空姐来要换位置了。


近两个小时后,飞机降落。许博远望着窗外机场的暖光灯和远处黑漆麻乌的景色,心情似乎有一丝丝莫名的紧张。


这个城市他来也不是一两次了。自从和某人确定关系后,来的更勤了。但好多景点他都没怎么去过,好多小吃也没尝尝,怎么说还是有点遗憾的。许博远出了机场,随便打了车在去订好的酒店的路上,一不小心脑子又开始乱想。


他在酒店放好东西,出门去了周边的网咖,开机登上荣耀,和大春他们连麦报告了下行程,二笔还在那头不知道瞎起哄什么,惹得许博远退队直接把还在懵逼状态的笔言飞锤得不敢爬起来。其他人见状都屏息收声默默看着这一惨剧发生,心中暗想果然恋爱中的男人不能惹。


被这么一闹,许博远也感觉不太好,心里有点乱糟糟的。处理了一些公会的事情,便跟大春他们打了招呼下线回酒店了。先冲了个澡,擦头发的时候顺便看了眼手机,正好有消息发来,拿起来瞅瞅,竟是叶修。


消息显示时间为凌晨一点十五分,是在他洗澡的时候发来的。许博远头上顶着毛巾,发梢还在滴水,手上却回着消息。


叶修问他在做什么,这么晚怎么还在上游戏。
许博远回复说是公会的事儿还在处理,刚刚去洗澡了没看见,晚上吃了什么菜路上看见一只眼睛很漂亮很灵性的黑猫……叭叭叭了一堆想说的话,等反应过来已经发出去了,还不能撤回。


沃日。一不小心激动了,手滑。
许博远指尖颤抖,看着久久没有回复的消息界面,仿佛在大力嘲笑他这份恋爱中少女般的小心思。
公开处刑啊这是。
头皮发凉的都让他想秃。


等到快睡着也没等到那个红色的消息提示亮起来,许博远撑不住了,头也不吹了,瘫在被子里手上还捏着手机眼皮闪了几下还是耷下来了。


第二天一早许博远便被闹铃炸清醒了,顶着一头鸡窝毛坐在床上犯愣。第一反应居然还是看手机,依然没有想看到的东西。可能早起傻一天这话不是没道理的,许博远虽然很早出了门,但这并不妨碍他持续性犯傻。


还是离得近。酒店正好就在离场馆一条街的对面,许博远直接换好衣服,献出了他多年没上手的撸妆技术,好在还不错,能看。他还算的满意对着镜子里新造型自恋了一下,偷偷自拍了几张存进手机。这时候你大概能看到一个傻子似的对着手机露出花痴的憨笑。


收拾的差不多了,许博远拎上“武器”就出门了。在酒店内还遇到了不少同道中人,大概都赶时间,并没什么人注意到他的形象。还好,他提了一口气,跟着人群一路出门到了场馆门口。


接下来是检票入场,也已经有一两个人开始关注他,许博远强装镇定,看起来沉稳如狗实则慌的一批。扫了电子票入内,他还是不由得感叹,果然大展子就是有钱啊,冷气够足,空间够大,这还不是美滋滋。


他随便逛了几圈,凭着不差的颜值和极好的性格,当场收到了不少迷弟迷妹的热情问候。毕竟玩荣耀的也不少,受欢迎的游戏角色也确实比较火,许博远这天便是cos了自己的帐号卡,蓝桥春雪。


当然那些个小姑娘明示暗示着要微博id啊QQ啊之类的时候,许博远以不常上为由,一一婉拒了。毕竟不能暴露了不是?虽然小家伙们也觉得挺可惜,但起码没一直追着要,最后以多拍了合照和大头为交换条件,才算完。


大概也确实是许博远今天这个形象不错,一直不停有人找他合照,好不容易等到中午休息时间,他才偷偷躲起来找了个角落坐下吃午饭。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许博远也不知道他有多长时间没这样出来玩儿了。好像确实是太忙了,忙的除了公会其它什么都想不进去。


他看到那些年轻孩子们脸上的各种情绪,想起来当初他大概也是这样浑身都是热情。而且到现在对荣耀的热爱也没有变,还是挺开心的。他起身将吃完的餐盒扔进垃圾桶,稍稍补了下妆,不得不说这化妆技术留着还真是有用。心里这么想着,收好一些小物件,继续往场内走去。


下午的场次表演比较多,许博远没什么心情去看,倒是对游戏专区的荣耀交流赛挺感兴趣。正巧到的时候已经开始了,望过去都是十几岁的年轻孩子,坐在比赛席或紧张或平静的样子,让许博远觉得甚是熟悉,默默给他们加油。


赛事设定基本是按着职业联赛来的,只是没那么严格,还算有意思,也吸引不少圈外人的注意。正当许博远看完一轮散场,眼瞅着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却迟迟不见人来,不免有些心慌。


他心不在焉地看着台上的比赛,突然听见一阵骚动,有一些人都往同一个方向走去,许博远也留心了一下,跟着一起望了望那边的情况。这不看不要紧,一看还真是见了鬼。


那个人群中的焦点——不正是君莫笑吗。


许博远心起怀疑,又开始紧张,一步一步往那边挪过去,站在角落皱眉眯眼瞧了好一会儿,好嘛,果真是叶修。


他也是头疼,本以为说好在这儿见面给他个惊喜,结果这人怎么倒先给自己来个惊吓。
许博远确实是第一次见到叶修接触cos这方面的东西。今天见到了真人版的君莫笑,莫名联想到游戏里的角色……不得不说这气质啊,真像嘿。


许博远忍不住要做出扶额的动作,哭笑不得。偷摸看了眼手机QQ的消息界面,莫名的99+让他心里一跳,确认了好几眼是叶修的对话框,颤颤巍巍点开了。才看了前几条关于凌晨对他的回复,就突然有一点点感动,还有一点点开心,咧着嘴差点笑出声。


趁着许博远还在注意手机消息,叶修倒是先一眼瞧见了角落里藏着的蓝发剑客。他错开身边的人,径直朝许博远的方向走过去,千机伞扛在肩上,要不是场内禁烟,他嘴里那根糖棍儿早燃了。


许博远哪经历过这场面,人群中一阵骚动已经让他警觉起来,见状简直要炸毛抓狂,这也没得退路留给他。由于叶修一路走过来带着不少狂热崇拜者的注目礼,顺带跟着他瞄上了许博远,这那还敢跑。正手忙脚乱着从角落里挪出来,叶修已经走进了,面上还挂着笑,又叼着根棒棒糖棍儿,不能再痞气了。


不过说实话,能让叶修同意上妆套上这衣服出来晃悠,也是厉害。许博远眼睛不敢盯着叶修看,一直躲躲闪闪,却也看清楚了叶修这还真的是好看。


对方也不讲话,就盯着他,许博远尴尬地摸了摸鼻尖,清了清嗓子,微不可闻地说了句嗨,然后便没了下文。本来声儿就小,站的远的小伙伴们愣是搞不清楚俩荣耀的coser在打什么哑迷,难不成是要告白?!有的小姑娘脑补过头,已经发出了蜜汁姨母笑。


荣耀中的大神居然能有人cos,这也是没人想过的,主要现在还能近距离接触,那可是更不敢信。蓝桥春雪因为蓝溪阁和君莫笑的恩怨,也算是声名在外,小粉丝当然也是有的,今儿这一次见了两位神仙,想想也还是蛮有成就感的。


凑cp这种事叶修他们这种圈外人自然不会知道,许博远虽然有耳闻但绝不会想到自己身上,更殊不知他们现在这一僵持局面给一众同人玩家提供了多少素材。


这样都不开口越久,越尴尬。更尴尬的是居然这么多人陪着他俩一起尴尬还不觉得奇怪,是莫名在期待什么啊喂!许博远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叹了口气主动道,


“真是没想到能在这种地方偶遇叶神哈……”
“呵呵,我也没想到能遇到蓝团长你啊。”
“……”


这种蜜汁对话居然真的不会引起怀疑,都只以为是在投入角色对话而已。
于是众人更开心了。
毕竟见到“真的”帐号卡这种事,即便是假的,也确实让人有种莫名的激动兴奋。


人群中有人提议可不可以让他二人摆出一些游戏中的动作姿势,自然也不好拒绝。反而许博远还挺紧张,叶修倒是显得无所谓了。有点不爽是怎样。


在换着各种战斗动作的间隙,许博远悄咪咪跟叶修偷偷聊天。
“你怎么穿这一身……”
“怎么样,你修哥帅吧?”
“好看好看您可帅了……”
“你小子偷来H市当我不知道?我那些线人可不是白收的啊。”
“……我就知道是二笔这臭小子。”
“怎么,不乐意啊?”
“哪儿能啊哪敢惹忤逆叶神您的意思。”
“这样啊,那说好的生日礼物?”
“这不是送过来了吗……好了笑太放肆了啊!”

===================================

惯例还是每年一次的修哥生贺,习惯了叶蓝反而不知道该怎么下笔全员……反正将就看吧。

评论(2)
热度(21)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