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番外之退隐】与子偕老

*拖了一个多月的番外_(:з」∠)_

*毙了很多想法最后敲定是结婚梗√

*ooc慎食!欢迎捉虫!

==================================

春末夏初,历年五月廿九。这天虽热,黄昏之际日头却不恼人,那风携着喜庆非常的味儿迎面而来,人人皆笑开了颜,呼喝着来去。


一路上热热闹闹,老百姓们或买或提前准备了不少红纸包的贺礼,少女姑娘们轻声细语说着什么,不时掩面羞笑,脚下步子也轻快起来。


问起,竟是有嫁娶之喜事。要说那办事哪家——说着往那最热闹的地儿望去,一座红木雕花的二层茶楼挂着大红的绸子,匾额上也挂了喜结,四周围满了人,个个笑脸相迎,似乎谈论着新娘子是哪家的千金。


再往里瞧,叶修一改平日里懒散模样,此时笑颜张扬,冰蚕丝的料子做成喜服着身意气风发,前胸挂着红绸球,腰间坠着个温润通透的玉珏,流转着柔和的淡蓝光华;踏着黑色锦靴脚步轻快走出门来,同众人寒暄问候,或是打趣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一一受下了众人祝福与贺礼,而后便立于门前等着迎来花轿。


距那茶楼不远有座宅子,门前停着架大红花轿,四个壮实汉子候在一旁,宅子里面更有不少姑娘小童叽叽喳喳叫嚷着。蓝河在主厢房里端坐,一身大红袍子的喜服同叶修为一套的,分别绣着龙凤鸳鸯,着实好看;由一小丫鬟替蓝河梳头,边梳并念着,
“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堂,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来去两遍,长发便只一支玉簪挽着,本就清秀一张脸,如今再添喜色,眉眼间笑意不藏,真真好一位绝色美人儿。


蓝河手中摩挲着一块蓝色玉珏,指尖轻点温和良玉,清脆声音入耳愉悦。虽一早便被叫起洗漱换衣,要等到外头人唤他才许出门,却不见烦闷,自然嘛,成亲大事有何作恼?整日痴痴地笑,也知他心情如何了。


自定好成婚日期后也不见叶修身影,许是将媒人那一句“礼成之前不得见面”当真了,想来他也是十分上心这桩婚事,虽不表露,蓝河仍了然于心,念此,不由笑出声。


正心想着叶修满心欢喜,却听得媒人早唤的整间院子不安宁,外头那群姑娘小童更是兴奋,也未失了礼数,前来敲门。只听那被推来唤他的少女轻叩几下木门,低低笑着,声音甜美,“许公子,该上轿啦!”
蓝河这时却略觉心慌,努力掩饰自己欢喜紧张的心情,忙将手中良玉挂好,小丫鬟便朗声应道,“哎,就来!”


蓝河起身向前,丫鬟拉开门,他便跨过门槛行出,轻快步伐不掩兴奋情绪。踏出大门同时,蓝河仍有些手抖,许是太紧张了,却笑容不减,由媒人领着坐上了轿子,听着外头人高喝一声,“起轿——!”只觉略微摇晃着,摇的心神荡漾。外头呼喝声四起,有小孩笑着叫着,唢呐声连成片,向茶楼行去。


时候趁早,不知谁家小儿唤起一声,“轿子来啦——!”众人皆抬眼望去,耳边鞭炮齐鸣,乐声高涨,不远便瞧见那花轿顶露头,有大红灯笼举着引路,人们忙地让出道来,只留叶修直面相迎。


不多时,队伍行至茶楼门前,媒人令人缓缓放下轿,脸上堆满笑容去撩那轿帘,入眼便是一抹鲜红,随着视角往上,只见那枚玉珏好生挂于腰间;端坐的身姿,再瞧便是日思夜想的面容,那一双如墨点漆般的眸子望来,眼中似有水波流转。面前人浅笑对视,脸颊一抹微红,饱满朱唇诱人非常,平日高束的长发今日用玉簪挽起,细瞧之,原是叶修送他那支。


叶修上前一步转身蹲下,媒人便领着蓝河伏至叶修背上,起身,缓步踏过红毡铺地至门前。而后媒人便递上弓箭,叶修持弓搭箭,三箭定乾坤。一箭射天寓意祈求上天祝福,一箭入地代表天长地久,射向远方,愿未来生活幸福美满。众人见此,皆高声呼喝,便有人再次燃起了炮仗,噼里啪啦的欢快声响和着人们喜悦欢呼,拥簇着叶修二人入茶楼。进门前,叶修同蓝河由媒人领着跨过铜火盆,直入堂前,寓意红红火火,驱邪避煞。


入堂前,面对香案而立,赞礼者于一旁拢袖站立。二人相视一笑,互通情意,不禁令人赞一句天生一对般配。


只闻堂中众人闹声渐息,赞礼者拢袖清了清嗓子,朗声道,
“吉时到——行庙见礼!奏乐!”
闻声,乐声起,好一曲百鸟朝凤,众人皆望着叶修他二人,听着下一声指示。
“主祝者诣香案前跪!皆跪!”
闻此,叶修与蓝河一同跪于蒲团之上,由旁人递与一人三炷香于手中举前。
“上香!二上香!三上香!”
随着赞礼者声声喝唱,二人手执长香躬身三礼,再由旁人接过长香插入香案前,赞礼者唱,
“叩首!再叩首!三叩首!”
二人俯身,双掌掌心朝下平放于地,一叩一起,三叩三起,声声入心底。再起身时,叶修侧头望蓝河,抬手替他拂去额上尘土,动作轻柔不似他平日,却饱含深情。
祭祖过后便要拜堂了,叶修在左蓝河在右,赞礼者重开嗓唱道,
“拜堂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二人拢袖,躬身拜天地,因无父母坐堂,便只拜了先祖牌位,却也无怠慢;再便是对拜之礼,二人侧身来直面对方,拱手以礼,微微碰头也并无在意。再起身,眉眼间尽是笑意、喜意。成婚之大事,如何不喜?却也尽显紧张情绪,蓝河总觉小腿发软,指尖便掐着掌心肉,袖边已被汗水浸湿。叶修见此,眼神安慰他,投去一个暖心笑容,蓝河竟也真松了口气,脸上笑意更甚。
“礼毕,退班,送入洞房!”
最后赞礼者再唱,已是结束语,众人皆抚掌拍手喝彩,入席就坐。有两个小儇捧龙凤花烛导行,叶修手执彩球绸带引着蓝河上二楼。


过道上,摆着一副马鞍,鞍上放一个苹果,叶修同蓝河抬脚跨过,寓意平平安安。入洞房后,小儇放下花烛燃起,退门而出。


蓝河坐床沿右侧,瞧着褥上的喜果,无奈笑之,当真是将自己作女子看待了?叶修自桌上端来两杯酒,递与蓝河一杯,杯脚有红线系之;叶修坐左侧,二人端起酒杯各饮一半,再交换持杯之手饮尽另一半,代表彼此融入对方。


喝完交杯酒,自然要结同心结。二人皆剪去一绺长发,并相互绾结缠绕,以誓结发同心,此情永恒,生死相依,永不分离。一寸同心结,百年长命花。纵然命里多舛,世事难料,以此结发心愿,愿此生此世,生生世世,与你生死相随。


礼成,蓝河稍松口气,想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只怕嘴唇都在颤吧。都成婚了,怕甚么?不会再有任何事情能拆散我们。蓝河努力安抚自己紧张心情,仿佛梦境一般,真实,却又虚幻。许是不愿相信,他垂下头,身子向后倾,似要沉入黑暗之中,却听得叶修唤他,


“阿远。”


极尽的温柔语气,是熟悉的声音,毋庸置疑,非是梦境,是事实。蓝河忽地嘴角上扬,轻声,却肯定的回应,


“我在,叶修。”


只觉眼前一片阴影投下,唇瓣覆上一片柔软,他闭上眼,享受着此时温存,双手环上叶修脖颈,尽力使两人贴近;叶修挥手,烛火跳动后湮灭,红帐悄然落下,只余一室春光旖旎。


“生辰快乐。我爱你。”

================结==============

咳咳,拖了很久才写出来,懒癌也是没谁了_(:з」∠)_
关于古代婚礼流程,百度有很多版的。既然是架空(?)那就不用在意时间轴问题了x能想到的,常见的一些习俗礼仪能用就用了,不过可能有些不太合适。x
比如梳头那一段,因为只有女子结婚才用得上的礼仪,又不会编,只好照搬下来用了x还有床上撒喜果一段,表示早生贵子,多子多福这类的意思……不知道小蓝河会不会打我呢(ಡωಡ)
再有祭祖拜堂那一段,百度上的有一段是“三跪九叩六升拜”之礼,然而实在不懂六升拜的意思,便只好写了三跪九叩,大概也不甚完整,凑合看吧x(。
中国古代结婚的礼仪真的很复杂,但是很美。晃轿子表示驱邪挡煞,新娘出门那一段其实也有要打红伞的,和前者意思差不多x跨火盆和马鞍还有射箭,自然是代表红红火火平平安安√
交杯酒和同心结是个人最喜欢的礼仪,百度到一段解释简直戳心,且虐(。
送入洞房后其实有一段是新郎新娘要再入席和宾客一起吃饭的,然而叶修着急(bushi)就没吃直接√咳咳,都懂得x
最后其实一点都没表现出小蓝河那种结婚时候的心情,不晓得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结婚感觉如何,只好凭自己理解加于小蓝河身上,总之有点抱歉呐……x
古代婚礼流程也只是截取一点点来写文,因为没有更好的文笔来完全表现出完美的中式婚礼,不过有兴趣的倒是可以百度一下,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啊简直要爱上了……x
最后小小偷懒一下x把番外和贺文一起,给我很喜欢的叶修,荣耀教科书。
不管写的怎么样,更多是心意送到了w
新的一年也要更喜欢叶修,更喜欢许博远,更喜欢叶蓝!w
叶神,生日快乐!

评论(4)
热度(15)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