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世界看不见我,我却看见了你(下)

*讲真这篇我想了好多种结局,可是每一个都被否决了

*可能是映照三次元的情绪,很抱歉我选择小蓝河来代替我承受这些

*其实写的很混乱,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大概看看就好,还是给了算比较甜(?)的结局x

===================================

许博远有一个很喜欢的人,直到消失的那一个月,喜欢很久了。开始的不以为然,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原来发春了,虽然不是初恋。


许博远喜欢关于那人的一切,无法自拔,他陷的很深,春易老当时找他谈过几次,虽然十分嫌弃他一副特别害羞和支支吾吾的样子,不过好在,春易老是懂的。


自挑战赛开始,许博远不动声色了解了那人的所有赛程时间,由于不可抗力,每一场都有看网络转播而不是去现场。后来挑战赛兴欣赢了,有关兴欣的,不管是什么,他都有关注,只是面上没有表露。


搞得像个小迷妹一样,其实并没有很狂热吧?毕竟还是爱着蓝雨的!许博远如是安慰自己。


就这样直到第十赛季,许博远变得纠结了。深爱着的蓝雨,和喜欢的人之间,既不想蓝雨输,也不想那人失败,于是每日都在反复纠结中度过。最后心一横,选了毕竟深爱的蓝雨,当然也祈祷兴欣不被刷掉,每场都有加油喔!


最后兴欣战队夺冠,许博远心内激动非常,又可惜不是蓝雨,兴奋之余又不住叹息,工作室各位都觉得这孩子没救了。用笔言飞的话来说,“蓝桥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中了一种名叫叶修的毒!”


许博远觉得这话在理,他确实中毒了,且没得救了。喜你成疾,药石无医。许博远甚至将这句话作为个性签名挂起来,以至于好多老同学啊游戏好友啊小粉丝啊轰炸了他的小窗和空间。


有追问求爆料的,有像车前子几个来贺电顺便嘲讽他文艺小清新的,也有游戏里的小粉丝嘤嘤嘤伤心欲绝的,许博远都笑着一一回应。上游戏的时候公会里许多女玩家也猜测着许博远喜欢人的性格啊家庭啊长相啊这类,嗯?还讨论性别问题?许博远突然就一阵冷汗。


春易老让许博远考虑告白和以后,总不能一直暗恋,孤独终老吧?好歹被拒绝了,起码也能断了念想,不过答应了自然好啊,那你也得考虑在一起之后的事儿。许博远犹豫了很久,也架不住二笔那几个家伙总来催问,也只得勉强答应了抽时间去告白。


春易老倒是不管他,只提醒了几句,也就没说什么了,让许博远自己考虑。本来也是应付他们的答案,哪想自己倒真上心了,好几次比赛结束后,他都快跟着人会兴欣休息室了,在最后一秒却总放弃。再说了,为了告白直接飞去H市,也太那个啥了吧……


许博远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每一次他都做好非常充分的心理准备,连被拒绝后的结束语都想好了,但是,他依旧怂了。后来,工会里忙起来,他也就忘了要去告白这事儿,直到现在。


连人都消失了,还有什么意义?许博远自嘲到。现在想起来这件事又如何?虽然他完全有能力混上飞往H市的航班,但是去了又能怎样?反正,也没人看得到了。


许博远终究还是去了,混上飞机,第一次干这事儿心里怕极了,也有点兴奋。如果被发现了会不会造成恐慌?他这样想着,一步踏上了飞往另一个城市的路程。反正没人看得到,还在乎什么?许博远透过行礼舱的玻璃窗看着几千米高空翻滚的云浪,心里十分平静。


飞机在清晨到达,还算凉快。许博远并不知道叶修住哪儿,以他现在的情况也不能坐计程车,晃晃悠悠找到公交车站,从记忆里勉强搜索出兴欣网吧所在地,再一次蹭便宜搭上公交。


许博远站在有“兴欣网络会所”招牌的网吧门口,这是他唯一知道的地方了,却不能确定叶修是否在此。此时他突然感觉一阵失落,来了又如何?自己终归是什么都做不了。


许博远听到有人咳嗽和起床的声音,应该是哪处居民区吧。他想着,站了很久,腿都麻了,鼻子有些酸,轻叹一声,转身朝路边走去。


“蓝河?”


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和刻意压低的声线,许博远不由自主地一激灵,当即怔在原地。他机械般转身,一瞬间,他好像要窒息。


叶修站在不远处,旁边是一侧楼梯,似乎是要上去的。很随意的穿着衬衫,袖口卷至手肘处,休闲长裤,和……人字拖,他没有抽烟却拿在手里,应该是刚买的吧?没有黑眼圈,胡须刮得很干净,皮肤很白,身材修长,略微一点虚胖,是许博远喜欢了很久的人。


叶修并没有想到,这个很相似他脑海中那个小青年的背影,会真的转过来,变成他梦中的那个人。


这一刻谁都没有说话,许博远依旧震惊,脑中排练了很久很久的告白的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叶修似乎着急,犹豫一番,和善地对许博远说,


“这里不好说话,跟我上去吧?”
许博远还大脑死机,脱口而出,
“你看的见我?”


叶修不明所以,仍回了他声“当然”,许博远快步上前拉住叶修,颤抖的声音就好像一个哑巴重新开口说话那样,


“你看的见我……看的见我……”


许博远突然哽咽,然后放声大哭,双手抓着叶修衣领头埋在胸前,一直以来压抑的情绪此时完全控制不住。叶修不知如何安慰他,直得任他哭着,伸出手拍拍他。


“叶修……我喜欢你,我很想你……我害怕……害怕消失,害怕失去,我很累了……”


许博远轻声呜咽,他只想找人说说话,他很委屈,为什么自己要遭遇这种事,他其实并没有很坚强,他也会像小孩子一样害怕,他还没有跟喜欢的人告白,还没有得到回答……


叶修轻轻拍着许博远的后背,衬衫已被浸湿,当他听到面前这人近乎梦呓的告白,有如特赦,大呼一口气,用至今最温柔的声音,轻声道。


“我也喜欢你。”

评论(5)
热度(23)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