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世界看不见我,我却看见了你(中)

*没死!保证!

*顺便今天买到《哑舍伍》敲开心!

==================================

今天是许博远消失的整一个月,一个月前,他开始渐地存在感变低。


一次下夜班,许博远和春易老几人准备去街边撸串儿,一行人走在路上说说笑笑,春易老突然大叫一声“蓝桥!”,许博远正站他旁边,被叫的一脸懵逼但还是应了声,


“怎么了?”
“没事,没事……刚想问你待会儿要吃啥。”
“问我干嘛?我都随便啊,你们自己点就好了。”


许博远没怎么在意,只当是春易老被叶修吓得多了才这么敏感。春易老也很莫名其妙,当时只觉得,好像少了一个人,下意识就喊了蓝桥,许博远一应声,竟毫无刚才的感觉。


这才只是开始。日后,几乎所有人开始产生一种许博远瞬间消失,当事人回应之后,又恢复正常的感觉。一个月之内,从只是感觉,到如果不说话,几乎没人知道他在,最后变成,就算裸着去大街上晃悠都没人看见。


当然,最后一种是许博远自己的想法,并没有真正尝试过。太猥琐了,他自觉还是有下限的,而且也很羞耻好么。如此,到昨天后半夜,已经是整整一个月了,他过着隐形人的生活已经这么久了。


毕竟不是死了,好歹房租也是要交的,然而房东在一个月没看见许博远这位租客却仍收到钱之后,吓得不敢再租房子出去了。许博远这间房,竟也没被收回去,这倒很奇怪。


讲真,这种生活好也不好,除了别人看不见他以外,同常人是一样的。平时做什么都不会被看见,也不怕这样那样的人或事了,就算做羞羞的事情还是在家裸睡,都没有问题呢!(←)然而总归是不方便的,去买东西也好,去玩也好,肉眼看不见的东西却真的存在,是很可怕的。偶尔晚上散散步,看到一场现场直播的嘿嘿嘿,也会很尴尬的好么!


索性,许博远在家里储存了好多吃的,冰箱和橱柜都快放不下了,生活用品和其他种种,采购了快一年的份,毕竟不晓得这种生活会持续多久,如果是一辈子怎么办啊?


还买了好多书和电子游戏,总之能打发时间的都买了好多,开始过起了糜烂的死宅生活。一个月,他这样昏天黑地的生活将他憋的快要崩溃,差点连话都不会说。不哭不笑,不悲不恼,最基本的情绪再没出现在他脸上。


直到前天,他发觉自己不能再如此颓废下去,不过是不被人看见而已,总归还是活着嘛。于是他将那个两室一厅的小公寓里许久来堆积的生活垃圾全清理出去,先前如垃圾堆昏暗无光且臭和脏的“狗窝”,变得干净温暖,心情也好了不少。


豁然开朗,想想也好久没去俱乐部了,不知道工作丢了没啊?去看看吧。许博远对自己说,如果好运没被辞掉呢?于是,决定第二天再去。


结果,当然是睡过了,以至于错过了开着空调的公交车,如果等下一班,肯定会迟到。在烈日高温下,徒步走去俱乐部,他发誓,这是他干过最蠢的事了!嗯,小时候被忽悠扮成女孩子才不算(`Δ´)!


总算是到了,跟门口保安打过招呼,虽然他看不见,吓吓人也还蛮好玩的嘿。许博远吐舌头,有些调皮的眨眨眼,随意地撩了一下耳鬓的长发,要剪了啊。


随后,他快步走进那栋高大上的玻璃建筑里,外面有墙面反射下的强光让他忍受不能。恍惚之际,竟摸到了工作室的门,里面拉着帘子,嚣张的烈阳被阻隔在外。一进门,只觉浑身清爽,就像每天早晨醒来后……咳咳。


之后,许博远在工作室平淡的一天度过,仍然没人感觉到他的存在,除了有人惊异许博远的电脑为什么开了和突然变冷之外,春易老给许博远送来冰淇淋让他有些意外。为什么看起来那么伤感?大春你变了,变得不再猥琐了,多愁善感哪能是你!


晚上交班过后,春易老几个说要去发泄一下,然后他们就嘿嘿嘿,春易老大骂,说老子只想去吃点烤串儿你们这些瓜怂怎么老想些污七八糟的东西!笔言飞毫不犹豫嘲笑他,说你好好说话,扯啥方言,于是一路追赶着去大排档了。


许博远看着他们突然有一种“那夕阳下奔跑的身影是我逝去的青春”这种非非非主流的想法。现在是晚上,他安慰自己,那群二逼要浪就让他们浪吧,反正也没有船和桨。


春易老他们吃了很久,也喝了很多,啤的白的都上了,醉的一塌糊涂。许博远有些好笑的站在不远处瞧着几人,想离开,却迈不开脚步。


笔言飞挣扎着起身,拉着春易老不知道说些什么,越说越激动。许博远听不清,却被吵得头晕,脚也麻了,突然笔言飞一拳砸在桌子上,搂着春易老哭成傻逼。


许博远第一次见这个阳光,虽然偶尔有些小猥琐的大男孩儿哭,是他被初恋甩的时候,拉着许博远郁闷了好一阵。这是第二次,却不知道为谁哭。


许博远转身离开,没有多少情绪,总觉得心里憋屈。城市的夜生活开始,夜晚的大街依旧人来人往,所有一切皆与许博远无关,一条线将世界切割成两份,他被单独困在另一个空间。

评论(8)
热度(19)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