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世界看不见我,我却看见了你(上)

*不知道写的什么系列

*其实我想写死亡梗但是,改了一下x

*这是很久前存的一个梗,还有其他好多

=================================

夏天永远令人心情烦闷的热度,在G市这边似乎尤为明显,虽远不及W市那种能被热到不止一种吃(si)法。


许博远觉得自己就好像在开着暖气的屋子里穿的死厚还抱着暖炉一样,热,很热,且闷。全身上下的毛孔被汗糊住,像是在水中苦苦挣扎仍不得救的落水者,站着不动就觉得自己是被套在密封袋里,窒息欲死。


头也很晕,也许是在阳光下晒得久了,他倒不觉得自己的额头能有反射阳光的奇妙能力,所以头很烫,就突然很想吃鸡蛋了。


在城市钢筋水泥的热带雨林中拖着沉重的躯壳行走,这一刻,许博远发自内心的感觉,自己像孤立无助的离家出走的小孩,走丢在陌生城市。


好吧,乱想什么?只不过是早上睡过头没赶上开着空调的公交车,然后脑子一抽突发奇想要走去俱乐部而已。也就一两站的路程,计程车太奢侈,不如步行,反正也快到了。只是他没想到,徒步行走在烈炎下的柏油马路上,不做任何防晒措施,简直,啊不是,完全就是智障行为。


他完全不能相信那些裸露着肉手臂和大腿的女人们,如何能抵抗这种自然现象?脸上覆盖着劣质或高级妆品,跟裹一层泥有什么区别?!各种香水或精油的混合气味飘散在空气中,许博远仿佛能看见实体化的气味混合物包围在她们身周,想想就很热啊。


他简直都能看见空气在高温中扭曲,人或车迎面而来都能带起热浪翻滚。他觉得精神恍惚,好在就快到工作室了,下意识加快步子,同门口保安打过招呼便快步朝某处去了。


不得不说,人在不能忍受的温度下,总能以精准的潜意识行为找到能令自身保持恒温的地方。比如许博远,在几乎要令人晕厥的高温环境中,找到了唯一开了空调的空间。


当他走进,找了一个没有阳光照射,舒适至极的角落里缩着,昏昏沉沉地竟睡过去了。再醒来,体温降下,他不知道是否为恒温,身体传达给他的信息是,冷。


是的,他抬起手看,青白青白的,自己也不知道在眼中的手为什么是这个颜色,索性也不想了,起身理了理衣服,走去自己的专属座位上摆弄电脑。


他原以为自己睡了很久,然而这会儿才有工作室其他人陆陆续续走进来,看了看时钟,才过十分钟而已。春易老和笔言飞几个笑骂着进屋,打闹一阵,便各自回了座位开机刷卡上游戏。


工作室极其平常的一天准时开始。登录游戏,工会任务,带新人,刷本,刷记录,抢boss;指挥声,玩笑声等等此起彼伏,除了偶尔遇上君莫笑捣乱众人集体大骂,并无其他状况。


中午,有同事给众人打来饭菜,今天食堂午饭有叉烧包,粉蒸肉,酿豆腐,烧茄子和冬瓜排骨汤,倒是没有白斩鸡,换上了盐焗鸡。饭后点心是马蹄糕和冰淇淋,少有时候能在工作时间吃上冰淇淋,毕竟这回是为了卢瀚文这小家伙才起的小灶,众人也乐得跟着占便宜。


俱乐部的人大方让春易老带了好些去分给工作室的同事尝尝,瞎扯几句便各自离去,不能打扰职业选手们训练。春易老回了办公的地方,众人欢呼不已,乐呵呵吃着平时不敢买的十几块钱一份的冰淇淋继续忙碌起来,似乎连见着叶修时也不那么火大了哈。


许博远并没有吃,他不觉得热了,因为工作室里拉着窗帘,以免电脑反光;他也不饿,看着冰淇淋并没有胃口,虽然大春亲自拿过来放在他桌上。


平静且平淡的一天终于结束了,夜班同事过来交班,一行人拥簇着离去。夏日的夜晚,自然要热闹一番,大排档和烧烤饮料,带着海洋味道的湿热晚风吹来,润湿了眼睛。


许博远没有参与众人的疯狂,似乎并无很大兴趣,他想离开,却迈不开脚步。最后站立着有些头晕,总算是能动了,转身离去最后一眼,是笔言飞那家伙哭的稀里哗啦。


回到公寓里,两室一厅的小空间让他感觉很舒适,于是窝在沙发里,抱着定制的情侣抱枕。华灯初上,看不见星星,一个条线,将里外切割成两个空间,许博远,在里面。

评论(2)
热度(12)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