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十七)

*下一章估计就完结了

*想想居然拖了这久x

*其实我还想攒着一起发的(?)

==================================

若中毒不深,只将他们打晕或耗尽气力便是,然现不知情况,不得轻易下手,总归的皆是人命一条。


呼吸之间,已有人躁动不安,提着刀剑冲上,后腿一蹬,跳起数尺高,迎着叶修直直劈下;叶修竟也不躲,战矛直刺青天,化而为伞,全数接下攻击。手持伞柄往上一顶,面上数人皆被弹开,凌空转身,弹出,攻势之急;只见叶修收伞拔剑,斩出一路空缺退开,几招试过,便知晓那中毒之人是何状况。


交手时,叶修发现,那几人全身溢出黑气来,尖牙利爪不似人样,瞳眸如血色,眼神无光,虽失了常人模样,却能同训练有素的武将一较高下。不知是何路药丹,竟能将常人变得如此可怖,受伤后不痛不痒,直至战死方休,也不知有无解药,若无救,便只有将其除杀。毕竟是凡人,鲜活性命一条,叶修不忍,却无他法,心一横,再度交战。



一把银伞变化无常,长矛横扫八分,然再看却是利刃斩至,剑气所指,每有一人倒下,轮番几招,已无多少站立之人。叶修手执长剑,群人鲜血自剑刃滑落,尘土中绽出暗色血花。周围还有数十人,前方更有百人将至,何况对面有军队护阵,叶修一人独战数百人,不死也得脱力,斗个两败俱伤,岂不是让人坐收渔翁之利。


念及此番,叶修颇为头疼,斩不尽的毒人如潮水般一波接一波,他再能耐,也不能如此拼命。正思考对策,然对方偷袭已至,剑光闪过,前无出路,后不可退,竟被包围在此,眼见刀剑将至,挥手去挡,忽地眼前人影一闪,那人便到飞出去,将包围砸开个缺口。叶修定睛一瞧,原是黄少天这小子,喘息不能,耳边先炸开来,



“好你个叶修啊非得惹急了那群狗贼么!我原想你如此能耐定能拿下这帮孙子,你就这样给我丢脸?!亏你神器在手,看来也不过如此,你果真是老了罢这种水平的偷袭竟躲不过我都替你担心好么!虽不想承认,若不是看在蓝河面上,我才不会救你!休息完了没该干正事了你实力不止于此罢有何保留不如尽全力啊来让你少天爷爷带你杀出重围!!”


不得不说,这小炮仗果真不负此威名,比过年还热闹。叶修嘴角抽搐,握紧手中利刃,同黄少天靠背站立,一瞬间,毒人涌上,只闻大喝一声,人影蹿起,剑光带出无数血箭,两人大杀四方。


“比一场如何?”叶修闪过一人偷袭,反身一脚将那人踹翻,剑尖刺下,带起鲜血喷溅,身却无半点沾染,接着抽剑斩杀另一人。
“你想如何比?不过我有话在先,若你输了,可不许耍赖!”黄少天眉眼飞扬,面带张扬笑意,手持冰雨逢人便砍,血舞如花落,好似作画一般;他身影极快,丝毫之间,已倒下十几人,让人不由赞叹。“比谁杀更多,输了我便同你对战三回;若你输了,便不许再纠缠于我。” “谁缠你了!也只是寻你切磋切磋,自你口中说出好似我爱慕一般!你嘴怎这毒?!不行,若你输了,至少十回!也不许坑我们蓝雨的货物!!”黄少天愤慨嚷着,叶修只觉耳边如雷炸开,随口应了他,二人便开杀了。


黄少天面对数十人包围,丝毫不惧,冰雨寒芒闪过,剑招出手,竟有十八道剑气纵横,此招范围内,来者皆横七竖八倒地,还能站立之人也已重伤,随便几招便结果了性命;再看叶修战况,千机伞化矛舞动,如蛟龙出海般,一股强大斗气直冲前方来者,个个离地间隙,化剑一招银光落刃,敌方全灭。黄少天见此情景,不由破口大骂,


“叶修你又耍无赖!!!千机伞这等好武器,冰雨哪里比得过你如此变换,故意坑我的罢??!!”


叶修只当空气一般,冲人挑眉一笑,再入敌阵开杀,黄少天啐他一口,只当那毒人是叶修替身,叫骂斩杀着。


只两人,便将数百人屠戮殆尽,如此场面何其壮观。刘皓见此,不禁脸色发白,冷汗直流,这些人,大部分皆是听闻嘉世城放出的通缉令,为那丰厚奖赏,这才寻来追杀叶修;刘皓倒也不挑拣,全给下了药,平日里瞧不出,也可人为操控。服下此药者,渐渐丧失心智,只晓杀人,直至筋疲力竭而死,且不知此药配方,因而无从求解,倒是个麻烦玩意儿。然这数百人只凭叶修、黄少天二人便除个干净,刘皓心神不稳,有些慌乱了,也不请示,竟擅自发动军队出战;那武将见此情况,不由大怒,然这队伍却不听他号令,竟红了眼,这才知是刘皓下的手,武将怒吼一声,一掌拍飞了刘皓,便不停留,忙得回朝上报,驾马绝尘而去。


刘皓避无可避,直得受下那掌,猛一口血喷出,怕是伤了内脏。他也不乱,勉强起身,竟指挥身后万千大军冲向前去,此刻他满脸狰狞,仍不断咳血,眼眸死死盯着叶修所在,忽地仰天长笑。如此疯狂,怕是心意入魔,当真可悲。


“斗神?今日便要你死!”


面对如此多精兵铁甲的军队,叶修不由皱眉,先前斩杀百人之多的入魔平民,内力便已消耗不少,不得歇息再对上魔化大军,怕是不可脱身了。黄少天此时也安静下来,冷汗自额上滴落,此战,悬啊。即便是喊来喻文州相助,三人怎敌万千大军?只怕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正当二人犹豫之际,黄少天眼尖地瞧见那人潮中不断有士兵倒下,原是韩文清领着一干众人杀出,那蓝溪阁几位也在。人多便卓见成效,几乎整只军队各处皆有人连续倒下,叶修与黄少天口气一松,对视一眼,皆握兵冲上,同众人斩杀来敌。


军队士兵皆入魔,叶修这方虽不少人,然相对比,也只少不多。一战下来,上千人也只少了小三百人,众人渐生疲意,却仍坚持,更有不少人负伤,受伤较重者皆在后方由张新杰替人治疗;如此一来,双方差距拉大,叶修等人也只有更拼命。然事不如人意,那早先逃脱回去通报的大将军竟带兵返至,这无疑增加了众人负担。担心之际,却见前方军队几人喉间,血箭喷出,倒地而亡,而远处似有呼喊声,极目远望,竟是兴欣众同轮回教、烟雨楼来人,不由分说便战开。援军已到,便无可惧,众人信心大盛。


战况极为混乱,魔人军队混之一体,对于普通军队,众人施展不开,又需防暗处偷袭,头疼得很。叶修一面挥动战矛抵御来敌,心里却想着蓝河,不由频频侧目,去瞧蓝河所在。哪想不瞧还好,这一眼,蓝河竟不在原地,叶修心道不妙,开始游转各处,杀敌之际还寻着蓝河身影;正瞧着左边,却不防右侧暗袭,只一瞬,一抹熟悉身影闪入,挥剑挡了来人。叶修毫不犹豫,伸手揽人腰肢,垂头轻吻人发间,蓝河也不躲,反身一拳锤他胸口,笑骂道,


“还闹?也不瞧瞧是何处境。”语罢,抽身离开,提剑同众人斩杀来敌。叶修不甘,揉着胸口挥手一矛将身侧一人挥至黄少天面前,便凑至蓝河身边,惹得黄少天冲他大骂“混蛋”。蓝河无奈,即便是生死战场,这人也不得正经,直接无视了人示好,奋力杀敌。然叶修却同黄少天一般喳喳呼呼吵个不停,待蓝河实在忍不住,转身便要吼他,却见叶修挥剑斩断一只飞箭,正向着蓝河后脑。蓝河不由心惊,狠狠瞪了叶修一眼,然后者却表示,可是我救了你呀没什么表示么?蓝河不予理会,突感心中不安,正想着,只觉胸口如刀刺入一般疼痛,不解地眼神望着前一人,为什么是你?


蓝河捂着伤口后退,鲜血止不住涌出,嘴唇也渐的发白,冷汗自额上冒出,眼中不解瞧着叶修。喻文州本时刻关注这两人,见此情景,心有不安,忙得冲上去扶住蓝河,将人周围入魔的士兵皆斩杀,神色惊讶地望着叶修。
“前辈你?!”


喻文州一声惊呼,惹来众人侧目,黄少天直跳脚,冲着叶修破口大骂,
“叶修你莫不是疯了?!现在是何状况,你要闹反动还是要弑妻!!??”
众人也不管黄少天口误,皆皱眉瞅着叶修。后者垂头不语,右手还保持扬剑刺出的架势,只见他缓缓抬头,眼中血光一闪,只觉耳边如惊雷落下,怒吼声直冲云霄,惊响天地间。众人脸色惨白,大惊失色,叶修,化魔了。


有人惧的是叶修化魔,战力大增,且敌我不分,然喻文州却想到另一件事。叶修此番入魔,若无办法相救抑制,他便会褪去魔身,化作常人,且……活不过百日。念及此番,喻文州平日里无波澜的脸上,惊恐、绝望、不甘显露于表,若叶修将这里所有人屠杀尽了仍不恢复,祸害至百姓,朝上定会出手,那叶修便只有死路一条。

评论(1)
热度(19)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