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十五)

*争取这周完结吧……有点不太现实?

*总觉要开虐了……

*慎入!

===================================

次日晨早,叶修方才回房,蓝河早已洗漱过在收拾行装。叶修见他早起,微怔,这才明白蓝河已恢复的差不多了,若再歇息半日,应可完全复原。


“感觉如何?”叶修走近,笑意自嘴角泛起,弯眸笑看人。
“未有不适。”蓝河也心情不错,只是对于叶修昨夜未归,颇觉疑虑,但总不能冒然询问,心中郁结不已。
“那便出发罢,时日不多了。”叶修点头,未作解释,便领着蓝河快步出了偏院直往来路去;因脚下发力,不多时,已出了城门,来时所驾马车也早备好,只等二人来了。


叶修让蓝河入车内,递进去几包吃食和路上所需干粮饮水,嘱咐了几句,便驾车离去;也未曾与韩文清等相送,自是不辞而别,想来他二人不会猜不到缘由。


说来也巧,叶修蓝河二人前脚刚走,而后便有蒙面黑衣人追寻而来。也是惧了霸图二位当家的,虽听他二人说辞不怎么可信,却也不敢造次,匆忙离去,正是叶修所往方向。韩文清听那派去跟踪而回的探子报完,面色一沉,张新杰立于一旁也是微微皱眉,沉声道,


“怕是他们早得了叶修行程,这才明了追踪方位,你不必多想。眼前紧要之事,是上面所言,若不及时解决,任何一城,皆无可避。”


韩文清未答,只挥手命探子退下,轻叹一声,便离开正厅;张新杰望他离去方向,摇摇头,挥袖而去。


“难为你了。”


话说叶修,正驾车疾行,不多见的沉重表情凝于脸上,一路上蓝河也曾问过几次,何谓时日不多?叶修却不答,只对他笑,说无碍,不必担心。蓝河也愁,虽得此答复,似是无事,笑容也不似强装,然心里却一直没底,只觉气闷;叶修也不同他讲,再问总会招人烦,只有静坐车内发愣。


颠簸着行了几日,终是到了北域地界,眼见面前峡谷,幽黑一片望不尽头,峡道两旁,高耸陡峭的绝壁屹立于此;不同于别处,这儿连草木岩石,皆为黑色,似可吸收光线,自那大道截断,前方皆黑,又无活物,毫无生机。那黑暗好似能吞噬人心,只一眼,便被吸引,自心底而出的恐惧使人发颤,似乎心内最暗黑的一部分被揭开,迎着那黑暗喷涌而出。



蓝河自车中走出,望了一眼,便呆愣原地,黑暗将他包围,一丝不留吞噬殆尽。再回神,眼前却是地狱一般景象,残阳如血,横尸遍野,尸体下竟是红土;凛冽寒风呼啸,吹得脸上生疼。


抬眼便瞧见不远处跪立一人,不,不是人,那魔物半跪着,手扶一杆战矛直刺入土地,半凝固的血液顺流而下,滴落土中;蓝河这才看清,并非红土,只是被血染而成,如此多的尸体,说是尸海也不为过。那魔物四周还站立着不少不同道袍之人,更有身着盔甲的军队。蓝河心惊,想走近一步去瞧,然这具身体却不为他所动,竟开口说话了,是他的声音。


“放弃罢,吾本不愿如此……”


声音虽轻,却直入人心,让人不得违抗,却又夹杂一种悲凉意味,明显颤抖了,只有蓝河知晓,疑问。对面那魔物不答,艰难起身,直立于此,依旧手扶那杆长矛;蓝河这才勉强看清他容貌,全身被黑色鳞甲覆盖,瞳色如血,手为利爪,沾满粘稠鲜血,蓝河却不觉可怖,心中竟生出无限悲哀,从那红瞳之中,他看到无奈,伤感,绝望,各种不明情绪,只无恨意。



是的,毫无恨意。想必那魔物应是被他现所居身体主人所伤,或许还有这些尸体先前所留伤痕,但伤他最深,也只有这人了罢。蓝河不敢想象这之前发生过如何大战,只晓战况惨烈,死者无数,只为剿灭那魔物罢。


如此对峙许久,天空开始飘雪,耳边依旧有风声啸然,雪花纷纷扬扬,那魔物与蓝河所立之地,却仍是血地,丝毫不沾染一片雪花。气温骤然直降,直沁人心的冷,蓝河不由打个寒战,却瞥见那魔物忽的提矛而来,速度之快,一阵破空之声,他身边几人迅速迎上挥剑抵挡,冷兵器相撞硬是迸出火花;魔物抽身退开,然攻势跟上,一手提矛尾,一手握矛身,大气挥开,好似空气被划破,一股强大气势将身前几人全数击溃,可见胸前衣袍皆被划开,离得稍近些,便伤可见骨,倒地不起。


魔物攻势不断,手中黑色战矛有如黑龙出世,出招之时似有龙吟声,震慑人心。他提矛再出,迎着各种攻击而上,来势汹汹直朝蓝河方向;然一人不敌百险,这方人数颇多,即便那魔物再强势,也不防被人钻空子偷袭,不消片刻,已伤痕累累。他却不惧不退,仰天长啸一声,悲壮,凄凉,那眸子更如血一般,身上鳞甲渐红,竟杀的失了本性,先前只伤来者,现却将他们一一诛杀,毫不留情。


蓝河见状,心中急切,却无可奈何;他明知,魔本不应存于世间,见此情景,心中却焦急不已,他想去救他。然这具身体仍不为所动,持剑之手紧握,直直注视前方战场,只听轰然一声巨响,那魔物身边已无站立之人;忽地,后方破空声传来,万箭齐发,全数击向那魔者,蓝河绝望,声嘶力竭,


“不!!!!!!!!!!”


猛然深吸一口气,脑中突然清醒,定睛四望,不禁大骇,竟是入了这峡谷内;前方似有光,莫不是到出口了?蓝河虽疑惑,仍快步向前,小跑一路,眼前光芒大盛,不由抬手遮掩,再看时,已出了峡道。


“这……”蓝河望着眼前景象,心中狂跳不止,为何如此相似……
“不是相似,是你回来了。”
蓝河猛然转身,只见峡道内叶修缓步走出,虽是面无表情,却流露出一种伤感情绪。
“你做了什么……”蓝河声哑,心中苦痛,若不是梦,难道是叶修动了手脚?不,不是这样……


叶修不答,只往前走,蓝河不由自主跟上,仍不放弃,
“那魔物,如何了……”
“印记打入心脏,被封印了。”
“为何……”
“是他自己作孽,铸成大错。”
蓝河哑然,竟不知该如何开口,便闭嘴了,跟在叶修身后。他心中一团乱麻,叶修忽地停下,将他吓得一愣,叶修也不说话,蓝河心中好奇,一步上前,蓦地倒吸冷气,心脏像是被用力揪住,让他呼吸不能。


眼前有一人,拄剑而立,一身劲装,面容清秀,原是雕刻而成,惟妙惟肖,细看之,竟同蓝河一个模样。蓝河不止震惊,也疑惑,为何……为何与先前那具身体,一模一样……


“这便是你啊,绝色。”


叶修低哑的声音传来,情绪不明,蓝河止不住地颤抖,心中慌乱,茫然转身,望向叶修的眼中尽是痛苦和不解;叶修也无言,嘴角扯起一抹苦笑,伸手要拥他入怀,蓝河不抗拒,却是不停的颤抖,眼睛渐的无神,叶修抬起他脸,不再犹豫,吻住人发白的唇瓣,泪水自眼角划落,他再忍不住,环抱叶修,放声大哭。


为什么会是你……
为什么非要如此下场……
是我的错啊……
原来我是爱你的……
我不甘……不甘呐……


止不住的悲伤涌来,叶修拥抱他时,一瞬间,脑中清晰明了的碎片渐的拼凑,所有记忆皆恢复,那时初见叶修,从关注到暗生情愫,明知他身份非常,却从未后悔,该做的不该做的,无可挽回了;即使亲手将他坠入万劫不复,他无怨无悔,毕竟,我依然爱你。


蓝河哭到声哑,叶修也不说话,只抱着他,任时间流逝,直至蓝河平静下来。然话未出口,只听得峡道处传来声响,回身望去,竟是各大主城之人全数到来,后方却是军队之人,蓝河恍惚,此景竟于那战之景重合。

评论(3)
热度(21)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