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十四)

*第十四更
*有惊喜在后喔!嘿嘿嘿x
*欢迎来评!

==================================

傍晚时分,蓝河又醒过一次,竟是喊着肚饿,叶修忙得给人煮了白粥,还是求那霸图的小弟子教的。叶修一口一口给蓝河喂粥,心想张新杰倒是说的不准,这便好了三分罢?


一碗粥吃了未过半,蓝河便忸怩着说我自己来罢,竟是害羞了,脸色也红润不少;叶修当然不让,少有的未开腔戏弄他,只慢慢喂着,蓝河也无奈,总不能不吃,于是这房中气氛,倒是生出些许暧昧。


白粥下肚,气力也恢复些,倒是可以自行坐起躺下了,只是梳洗沐浴……这类事仍需他人相助;一想到此,蓝河便心恼,偏偏这种事……唉。想着,颇觉难为情,又不敢指使旁人,现虚汗直下,一身衣衫早浸湿粘腻于身,难受得紧。


蓝河瞧了瞧正收拾碗筷的叶修,犹犹豫豫不敢开口,可转念一想,总比叫那霸图的人来好,大不了丢脸一次,被他嘲笑过便算了,如此想着,才磕磕巴巴轻声道,


“叶……叶修,你,你能帮忙烧些热水么……?”“你要沐浴?”蓝河背靠床沿,低着头也未敢看他,贝齿咬着下唇,双手紧紧揪着被褥不放,也不答,叶修瞧出来些意味,应了声,便端着碗筷残羹出了门。


蓝河稍稍松口气,又有些后悔,如此怕是惹了人嫌罢?只怪自己逞英雄,没事挡什么飞镖,还中毒,现如今遭了罪罢!轻叹一声,盯着手指看得出神。


不多时,叶修便备好热水和干净衣裳,那水是加入许多药草烧开,为张新杰特意嘱咐,对蓝河散尽体内余毒,和受伤处,有极好疗效。叶修未敢怠慢,一一记下,这才去为人烧水。


房内自有屏风,叶修考虑蓝河无法下地行走,伸手去抱他,蓝河连连摆头,硬是掀了被子光脚踩地;冰冷寒气自地砖浸入体内,惊得蓝河直哆嗦,腿一软,险些摔倒。好在叶修手快,前去扶住他,再要抱起,却被蓝河按住手。


“不用,我自会走。”
“可你……”
“无碍,你扶我便是。”
见蓝河坚持,叶修也不便多言。一手揽腰,一手十指相交,叶修扶着蓝河缓步前行。见眼前青年,明知晓身子虚,硬是不服输,一股子倔强劲儿,让人心疼,却也佩服。


蓝河脚步虚浮,下盘不稳,每一步皆用尽全身气力,十步之内,早已虚汗满身。叶修见怀中人,嘴唇紧咬,脸色发白,明明可由他来照顾,却总怕麻烦人,全都自己扛着;张新杰也说,此毒难解,也便是蓝河了,若换作常人,苦痛过后,非得睡个整日整夜方才好个七七八八,然他已能起身下床,虽仍需搀扶,也强过很多人了。


行至屏风后,叶修让他半靠怀中歇息片刻,便要替他宽衣,惹得蓝河好一阵脸红,惊呼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语罢,刚要抬手解衣,这才想起自己还在叶修怀中,也未将他赶出,倒是自己主动了?不对不对……他暗骂一声蠢,又无奈开口,


“你先出去罢……”
“如此害羞,日后可怎么办?”
“……嗯?”
未等蓝河反应,叶修三两下便将人剥个干净抱入木桶内,蓝河眨巴眨巴眼,呆愣着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这是被看光了???顺便那句话什么个意思???


蓝河一口气憋着出不来,又急又恼。生平第一次被人侍候着沐浴,不是身娇体软的柔情姑娘,竟是个胡子拉碴的糙汉?!蓝河心痛不已,这是如何情况……难不成自己果真有那种倾向?


胡思乱想之际,只听得叶修轻声唤他,忙得回神去瞧,原是叶修见他呆傻的样子,还以为毒侵大脑,傻掉了。蓝河怒极反笑,忽地起身扬手便要揍他,手还停于空中,瞧见叶修那一脸犹有深意的笑,这才想起来……心下大呼糟糕,便转身蹲下,整个人皆浸入水中,惹得叶修在外一阵大笑;蓝河气恼,气自己,也气叶修,有甚么好瞧的!


正咬牙切齿,头顶却被狠揉几下,只听叶修语含笑意道,“我在外面候着,若有事,叫我便是。”蓝河话未出口,头顶力道消失,他偷偷自水中探头,深呼吸几口,这才感觉体内真气流转,舒适至极,想来张新杰这妙手神医所配药浴,功效极佳,方才不是还……愈想,蓝河愈发尴尬,抬手摸摸脸颊,略烫。


轻咳一声,却是想到叶修……自打出了兴欣茶楼,到今日,总是叶修照顾他;一路奔波,途中遇事不断,又不得好好歇息,叶修看起来消瘦不少。如今他受伤中毒,惹得叶修担心……若当时他未曾挡下偷袭,叶修倒也不是避不开,或许便不会另生枝节罢。想想,还真是自己过错……
此番照料同救命之恩,却无以为报,蓝河心生愧疚,叹息不断。


在热水中泡得久了,头也晕乎乎,蓝河眯眼,视线中却瞧见一位年轻男子朝他走来,嘴角噙笑,张口说些什么,他听不见,却发现自己抬手将那人牵起,似乎笑得开心。蓝河恍惚着,只觉眼前人熟悉得很,却记不起是谁,隐约听闻那人叫着绝色,是人名?或是其他?思索不出,眼前场景再换,竟是青罗纱帐,红烛跳动,似有糜糜之声,细听之,原是柔媚娇喘,大惊;定睛再看,竟是自己被压于床前,腰身被擒住,更有另一人沉重喘息在耳边,那小床吱呀作响,声声入耳,不绝如缕,蓝河脱身不得,只觉脑内某处,思维弦“啪”一声,断了。


蓝河转醒,场景又是另外景色,他猛然坐起,额上手巾落下,吓他一跳;一想起之前那梦境,他不由打个寒战,脸也通红,不禁捂脸哀叹,那场面太过香艳,他无福消受呀……更甚,其中一人竟是自己,如此细想,脸更红了。


“吱呀”一声,原是叶修推门入了,见蓝河起身,以为他已缓过神来,便笑道,
“无人像你,竟在水里睡着,是有多累?不过,你颦眉脸红,莫不是余毒未除尽?”叶修原是坐于桌旁品茶,顺便回想蓝河那白净柔嫩的皮肤和手感……真真受不了,惹得叶修一阵口干舌燥,茶都灌下好一壶。


等到肚饿,却仍不见蓝河出浴,犹豫一番,试探着喊了一声,无人应他,心生疑虑,急忙冲去探查;哪想这毫无心机的小道修,竟是泡得久了,晕过去,若非叶修担心,怕是要溺毙于此了。叶修颇觉好笑,便将人抱起擦净身子,换上干净衣裳,抱上床,打了凉水来,替人消热。


许是热水中泡太久,晕得也久,叶修吃过晚饭,哪想蓝河还睡着,百无聊赖便出门散步消食;回想蓝河因热水而微红的皮肤,指尖柔软触感,眉头紧锁,脸色潮红,呼吸急促……叶修更是燥热难耐。一想到此,也疑问,这小道修许是梦见什么,不然怎会如此……叶修思考着,却又转回偏房门前,恰听得屋内声响,便推门入内,正好瞧见蓝河捂脸作娇羞状。


听见调笑声,蓝河更是脸红不已,只觉头顶要冒热气喽。平定心神,狠狠揉搓几下脸颊,抬头便瞧见叶修那张笑脸,一怔,眼前人竟与梦中那年轻男子重合,不禁惊呼出声,吓得叶修还以为他见了鬼。


叶修只当他是被自己突然闯进吓到,好笑道,“我有这么吓人?你那是什么见鬼的表情?”蓝河这才回神,想是自己反应太大,忙解释道,


“没……”
“明日,我们便离开此地,你可能走?”
“……啊?”
蓝河还未解释出口,却被叶修打断,原是要走。不过如此急切,是发生何事了?


“自然……现在也可以……”
“不必勉强,你自当好生歇息着。”
蓝河挠挠脸蛋儿,叶修却让他歇着,许是怕他身子还未复原,路上拖累罢。蓝河如是想着,撇撇嘴,小声应了,躺下便睡了。


叶修饶有趣味地瞧着蓝河小动作,心情颇好,当下却又敛了心神,见蓝河已睡下,再出门去。

评论(6)
热度(25)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