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十三)

写老韩的时候愣是憋的没词儿……

心痛不已……

稍微虐一点点不要紧吧!结尾总是甜的……!

====================================

虽早入了霸图城的范围,但主城离这小镇也不算近,大约行了半日,这才行至主城外墙处。对那守城的小子们随意编个谎话,便入了城内,估摸着是新来的,倒也没人认出叶修来。


主城,比那小镇倒是大了不少,车水马龙,繁华得很。叶修赶着马车直行,远远便瞧见主城最高处,那便是城主所在。叶修倒也不很急,四处望了望,却听得车内声响,忙得撩开帘幕往里瞧,原是蓝河撑着身子起来了。


“叶修……这是去何处?”蓝河面色苍白,才说了句话,便冷汗直冒。叶修皱眉,将马车赶至路旁无人处停稳,这才钻进车内查看蓝河情况。


“怎么起来了?身子好些没?”叶修突然放软的语气,蓝河听着好不习惯,冷汗更甚。他有些头痛,只晓得那晚飞镖袭向叶修时,下意识便替他挡了,现在想想,以叶修身手,如何避不开?倒是自己逞英雄了。


“我中毒了?”蓝河每说句话,都似用尽全身气力,语罢便喘息不已,头也沉重得很,眼皮子打架,总觉要晕过去。


“那毒镖不知他是从何学来,现手中无解药,直得勉强减缓你体内毒素蔓延,我自有法子,少说话,歇着吧。”叶修喂他喝了些水,将他躺好,掖好被子,轻手拂去他额间散发,动作熟练轻柔的连蓝河都有些发愣,而后便红了脸。本就面无血色,这下倒看起来红润不少,叶修还想是他身体好转,不由松口气,从昨日便紧绷的脸可算是放松些。


笑起来真好看。蓝河睡着之前,最后一眼,叶修冲他笑,便突然冒出这么一想法。


叶修见他无碍,也放心些,再次赶着马车往前行去,约莫一刻钟,才瞧见了那高楼城门。马车悠悠前进,在门口被拦下。


“何许人也?来此所谓何事?”那守门小子未认出叶修来,大声询问,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小贩走错路。待叶修驾着马车靠近,那人便吓得腿肚子打颤,忙得叫人去通报,都吓得喊不出人声儿来。


叶修也不着急,半靠着,嘴角噙着笑。也不久,便走出一位青年,素白直襟长衫,长发规规矩矩束起,用玉簪挽着,只那衣服料子,想也不便宜,也是那霸图幕后之人十分下本。青年既出,立于叶修面前,淡然一笑,刚要开口却被叶修打断。


“嗯?怎是你?韩城主可是怕了我藏起来了?”叶修稍疑惑,也笑,嘴上却是不饶人。“城主在训练新弟子,离不得身,便由我来迎接叶前辈。”青年对叶修插嘴抢话丝毫不介意,倒是认认真真答了叶修的玩笑话,便接过叶修手中缰绳牵引着往门内去。


“那新弟子可有我这友人重要?”叶修故作惊讶,那青年却不恼,只答道,“自然,培养好了,作接班人也是好的。说是友人,倒不如说是劲敌。”前言入耳,总有一股子悲凉味道,后一句,却是转移话题。


“你倒是会说笑了,变得不像你。”叶修大笑几声,说出这么一句来,那青年也不答,便沉默了。行了一段路,青年转身离去,领来两位小弟子,去将马车内的蓝河抬出,哪想叶修伸手便拦,自然接过蓝河抱入怀中,那小弟子脸上也不好看。


青年皱眉,挥挥手,命他二人将马车牵走,又领着叶修往内城去。不紧不慢地走着,也不多问,倒是安静得很,直至一处偏房内,将蓝河安置好后,那青年才开口道。


“蓝溪阁的?与你是何关系?”青年也不转弯抹角,直入主题,似有几分不解。“如你所见,面上关系。”叶修还是那副笑脸,语气肯定,听起来像是敷衍,细想下,倒也不难明了。


“这是不被允许的。你不后悔便好。”前一句似是否认,有些强硬,但后一句却软下来,那青年也知,叶修认定的,便改不了。


叶修不答,只笑,目光却是落在蓝河身上,情绪不明。许久,青年再次开口,“出去罢,我要为他疗毒,容不得外人在此。放心,伤不到他,出门右拐,去练功场方可寻着城主。”语罢,也不许叶修辩驳,便将人赶出门外,叶修一阵无奈,也只得右行去了。


行也不久,便远远感受到雄厚内力直冲而来,叶修也不躲,直直接下,若无旁人般往练功场行去。跨过门槛,只见场边站立许多少年,稚嫩脸庞上表情各一,丰富得很,甚至有人悄声议论,但最前方一位壮实汉子略施威压,便无人多嘴。


叶修缓步向前,面前人星目剑眉,棱角分明,一派正气凛然之相,只是颦眉敛神,略有不满;此人身材颇好,且高大,一身劲装爽利得很,内力也足,一看便是练家子,拳脚功夫许是不比叶修差。这便是霸图城城主——韩文清。与叶修十年情谊,虽是对头,私下也算交好,称得起一声兄弟。


“你仍是来了。”韩文清皱眉,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声,沉声道。“为他,不得不如此。”叶修仍是笑着,语气不容置疑,让人有些无语凝噎。即便是韩文清,也未多说,“我信你。”


“如何?这么些小子,竟不怕你这凶神恶煞的模样?”多说不过几句,叶修便又不正经了,调笑之间惹得场内少年们心惊胆战,这老不正经的家伙竟敢取笑我们城主,当真是胆儿肥!


韩文清不理,“既然来了,不如同小子们练练拳脚。”这话说的理所当然,叶修也汗颜,当下便推脱,“老人家了,经不起折腾,你便亲自上阵罢!莫要带上我……”话语间竟是要逃,几步退后至门槛处,刚转身,便瞧见那白衣青年,当今妙手神医,张新杰。


“哟,这便治好了?”叶修心下大呼幸运,忙得转移话题,问起蓝河情况来。
“急不得,这毒颇为难解,已服下汤药了,最迟明日才见成效。身上旧伤新伤也替他瞧了,不算大碍,应是你传了内功替他疗伤罢。”张新杰不急不缓答到,语气肯定,倒是猜的准。叶修应了声,张新杰便径直走向韩文清所在,耳语一番,却见韩文清眉头拧成“川”字,怕不是什么好事。


“若你担心,瞧瞧也不是不可,但清静些,他身子虚弱,不可动气。”张新杰见叶修杵在门口,不行不留,便开口许了他去蓝河所在,免得这人放心不下。


叶修感激地笑笑,便飞也似的直往来路去了,行至偏房门前,轻手轻脚推门而入。蓝河正休息,似乎睡得平稳,面色依旧苍白,衣裳已换了一身,仍是不住的冒虚汗,叶修心疼,便拧了手巾替他擦去额头汗珠,握住他手输送内力,令他好受些。


正要抬手替人理好发丝,哪知蓝河眉眼高低,竟是醒了,稍松口气,醒了好啊。蓝河睁眼第一个瞧见的,便是叶修,心里平静得很,稍稍有些开心,连人都精神了些。刚要起身开口,叶修按住他肩,食指轻压唇瓣,不许他说。


“张新杰说你身子虚弱,不可动气,那便少用力,好好歇着罢,若有需求,我自会知晓。”叶修语气轻缓,却是命令,他不许蓝河再有什么差错。蓝河也不坚持,点头,便好好睡下,唇上还留叶修指尖触感,淡然烟草气味萦绕鼻尖不曾飘散,蓝河颇觉安心。


见人睡去,叶修便放下心来。瞧着身旁人睡颜,叶修犹犹豫豫,终是俯身,在那因无血色而发白的唇上停留瞬息,却是在人额上印下浅浅一吻。


未作更甚,便起身离开,挥手拂下纱帐,坐于桌旁独饮清茶。

评论(6)
热度(28)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