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十二)

终于!憋出!第十二了!

我说要是把小蓝河写死了会不会有人揍我……

其实快要结局了!但是还需要好好构思……怎么写才能不狗血!
========================================
蓝河心下一惊,才知是嘉世来人追杀叶修;驱逐出城不说,竟是要赶尽杀绝,当真是下了狠手。

那刘皓原是嘉世城第二把手,能力也不差,却总被叶修压制,少说也有好几年光景;一口恶气憋心里边儿没处撒,如今叶修迫离嘉世,倒也有他动的小手段。

这人哪儿哪儿都还行,就一副嘴脸着实虚伪;平日里服服帖帖得很,然背地里早骂娘不知多少次。要说能力也还不错,却总不得叶城主之心,每每被叶修捉住苦心说教一番,便颇有微词,心生愤恨,那怨气早不知积了许久了。

虽说早前之事已随风消散,也就过去了。可这堂堂二把手却仍是不得意,许是心有不安,还怕那叶修东山再起,杀回来要他小命;招了几位得力助手,原先也是叶修麾下,同刘皓一个遭遇,如今也就反水不干了。

小队凑齐,不曾向那幕后的陶轩请示,便自作主张去寻来叶修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一路上小诡计不知用了多少,埋伏偷袭样样俱全,应是逃脱了,他也能将人寻回来,不致死方不罢休,真真是狠了心了。

早先差点被叶修甩脱,现好不易再次相见,可不能失手,虽说先前那一镖未得逞,让他大呼可惜。其实,刘皓之目标,也就叶修一人,哪想他身边还跟了个小道修,猜是蓝溪阁出身,想也不想便夜袭蓝溪阁,却不想二人并未躲藏于此,便匆匆离去。

今夜再碰见,却观他二人不同于世之关系?许是心生厌恶,又或是小算盘打起来,狠心便要将他二人除之,以绝后患。

哪想叶修一句激将话语,身边同伴便按捺不住,脑中气血上涌,纷纷提刀跳出要寻叶修麻烦。刘皓懊恼不已,竟是没算到叶修那张嘴皮子最为恼人,相处多年却也顶不住他一句嘲讽。不得已,只好跟出,迎着那话还嘴,只想快快了却此战,将人杀之提了首级泄愤。

“如此愤懑,便是我,都当真以为你我二人之间真有什么深仇大恨。”叶修轻笑两声,也不正眼瞧他;话语之间,已将蓝河揽入身后,几步距离,已是进攻姿态。

“废话少说!今日便要取你首级,杀之为快!”话不投机,便是一场战事在所难免。呼吸之间,刘皓与那几人便如离弦之箭蹿出,刀身剑尖寒芒点点,瘆人的很,直冲叶修身上要害而来,可见怨怒已久。

叶修面无表情,在刘皓脚下发力之前,便让蓝河退入屋内;武器皆放于房中,自是要取来。蓝河也懂,大步流星上二楼将千机伞自小窗扔出,叶修脚尖轻点,便飞身而上接了千机伞变为战矛,硬是扫出个半圆逼退了来势汹汹的几人。

几秒空当,蓝河也自二楼一跃而下,立于叶修身侧,敛眉微怒,直视来人,好似下一秒便要冲出大战一番。

刘皓他们被迫退后,竟是一秒不停再度冲上;刀剑将至,一招一式皆用狠劲,当真是动了杀心。然叶修出招如行云流水,来去之间,所谓杀招早被化解,耍得刘皓是咬牙切齿,他最见不得叶修这番无所谓的态度,却又不得不承认,他着实不如叶修。

他倒也是个纠结之人,死不承认这点,便抛开不想,全心全意对付叶修,让其中一人去扰乱那蓝溪阁的小道修,若有机会,杀之!

一人牵制,余下四人全力配合,寻着空子给叶修找麻烦。刘皓也是拼了,下手皆是致命的招数;许是叶修,面对四人,也不得大意。

江湖人都知,叶修那武学功夫,是杂得很。哪家哪派的功夫他不会?样样精通,不愧世人皆崇敬不已。要说之前,叶修主要是一杆战矛闯天下,如今出了嘉世,不知哪儿寻来一把好生奇怪的银伞,竟是变化无穷,倒真应了他所学各派功夫,谁人不惧?

此战,叶修虽也是战矛在手,但猝不及防换了武器,绕是刘皓那处处小心的主儿,也不防遭了罪;身上血流不止,虽避开了要害,也是极不好受的,每动一分,便牵扯伤口,疼痛难忍。

叶修攻势也急,丝毫不给他们喘息片刻,不时还帮着蓝河挡几下;几番如此,五人呼吸沉重,豆大的汗珠早浸湿了衣衫,同血液混合,粘腻在伤口上,即便是冷天,也难受得很。

几人还想再拼一番,叶修却不恋战,剑招既出,竟是全力一击,剑气纵横;刘皓大骇,忙得抽身,却不得,五人无一不中招,纷纷倒退,撞至围墙才停下,勉强起身,却是伤中内脏,呕吐好几口鲜血,面色惨白,摇摇欲坠。

“到此为止罢!我不是个心软的人,若再相见,希望你已放下。”叶修收剑入鞘,冷然开口道。那刘皓不言语,只盯着他,眼里情绪交杂,似愤怒,不满,失望,不甘;伤口还淌着血,今日前来,是叫上了帮手,亲自上阵,还想此番败了叶修,好大出一口恶气。可如今,五对一,他叶修一人,将他们耍得好轻松,此恨恕不能忘啊!

刘皓啐了一口,擦去嘴角血沫,恨恨地瞪了叶修一眼道,

“呵,说放就放?你可知我怨怒多深?你以斗神之名立于不败之地,又怎知我心所想?!甚么城主,也只会用你那所谓说教来打压我们!呸!”

只见刘皓愈发愤慨,扯动伤处,冷汗满额;叶修心中颇为无奈,却面色不改,冷眼相对,不料那刘皓速度极快,毒镖自袖中直往叶修面门而去,闪躲不及,抬手便要将暗器打落,哪知蓝河一步向前竟替他挡了一镖,右肩瞬时血流如注。见此好时机,刘皓左侧一人快速上前,刀锋落下,蓝河举剑极力抵挡,那人却冷笑一声,抬手出掌中了蓝河前胸,蓝河闷哼,一口鲜血喷出,催动镖毒。

叶修神色凌厉,杀心一起,将蓝河揽入怀中,反手落花掌推出,比那偷袭之人不知强劲多少倍,只见他倒飞出,摔在一边农具中不省人事,怕是肋骨都断了不少。

刘皓颦眉,命二人去将那倒霉小子弄回,冷哼一声,便翻墙逃去;叶修迫于蓝河伤势,不得追杀,只见他脸色忒难看,紧握双拳,指节泛白;蓝河转醒,勉强扯出一抹笑,说叶修我是否会死,到时你定要将我送回蓝溪阁埋葬。叶修将他抱起,无言,足尖轻点,飞身入了房。

蓝河为叶修挡了毒镖,右肩伤口已紫黑一片,镖毒入体,又受下一招一掌,现毒素已侵入血液,若无解药,三日之内必亡。叶修用烧热的匕首将蓝河伤处划开,脓血流出,怕是中毒不浅。叶修褪去蓝河上身衣物,盘坐于他身后,催动内力为人疗伤;只见蓝河双目紧闭,眉头紧锁,嘴唇乌紫,蓦地,一口黑色血液吐出,脸色倒是稍好些。

收掌,蓝河便倒入身后怀中,叶修捏着他双颊,一颗蚕豆般大小的丹药便送入口中,助他吞下后,又烧好热水替人洗浴一番;先前打斗之时,客栈老板早已吓得不轻,叶修前去借几身衣服时,本就面色不善,还一身血迹,掌柜的更是快要哭出,哆哆嗦嗦给了叶修衣服便吓得不敢出门。

上药包扎,换好干净衣裳后,叶修将蓝河平躺床上,盖好棉被,见人呼吸渐稳,这才稍稍放心。叶修看着床上虚弱的人儿,便心疼不已,绕是大神,也有凡心,心爱之人受了这般苦痛,哪能忍?若是再遇,定然不饶!叶修脸色一沉,眼里尽是杀意。

第二日天色未明,叶修早已打点好一切。这儿是霸图的地界,刘皓他们也是胆子颇大,叶修眯眼思索片刻,决定去寻一位老友问些事情,正好解了蓝河中的镖毒。

昨夜叶修只是催动内力延缓毒素蔓延,并不能完全逼出毒素,他手中上品丹药也不多,半夜和清早蓝河毒性再发,丹药早喂他吃完,若不及时寻医,怕要命丧于此。

叶修将蓝河抱起,拿上行李,坐上了请客栈老板找来的马车,让蓝河在里边儿睡好,驾着马车直往霸图主城去了。

评论(4)
热度(18)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