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十)

天呐我居然拖了这么久…………π_π

估计要坑……

文笔写不出脑洞系列。

========================================

来人便是烟雨楼二当家李华,他无奈地朝叶修笑着,却是做了个“请”的手势。


二人同他一路穿过前厅行至暖阁,刚要进入,李华却将抬手横至蓝河身前。蓝河茫然,只见叶修拉住他手捏紧。


“他必须同我一起。”
“前辈,莫要坏了规矩。”
“规矩不就是用来打破的么?”
“这……”
“……叶修你撒手!”


李华面露难色,叶修仍是不松手。谁都知道这位爷不是好惹的,但为此而坏了楼内规矩,不好交待啊。


叶修也十分强硬,始终一副“我偏不撒手你能奈我何”的模样,倒是牵地更紧。蓝河脸涨得通红,一面恶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想要挣开他,一面还连连给李华道歉。


“罢了罢了……叶前辈我可惹不起。”


对峙了片刻,还是李华让步,将他二人领进门去。


暖阁内燃着沉香,不算浓的香气却让人略感昏沉。内部陈设简单,周围皆是书柜,摆着各类古书和档案册子。唯一一张红木桌子横在面前,旁边的红泥小炉上架着个茶壶,火苗舔着壶子,只听得咕噜咕噜的水声。


桌后摆着一张软榻,铺着暖和的裘皮垫子。楚云秀身着一袭浅紫色长衫斜倚榻上,端着茶盏慢慢品。


“楼主……”李华拢袖抬手恭恭敬敬行了礼,犹豫道;楚云秀拈着碗盖撇去茶面浮沫,朱唇微启。
“无妨,奉茶。”
“是。”


楚云秀抬眼看了看叶修,一双好看的凤眸又转至蓝河身上流连,瞳子里闪过一丝不明意味;她放下手中茶盏,坐直了身子换上笑脸直直注视着两人。


“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李华手起壶倾,滚烫的热水冲入茶碗,激起阵阵茶香。蓝河接过来道了声多谢,却是端着不喝;叶修抬掌示意不用,便开口道,


“问一件东西。”
“这世上竟还有你得不到的?”
“百年前封印了那魔者的东西。”


闻言,楚云秀脸色微变,皱起眉盯着叶修。某人却是收起平日里的闲散模样,一股子严肃强硬的态度。蓝河见叶修如此,吓了一跳,方才还好好的,怎就突然这副表情?


“总归是过了一百多年,江湖变化如此之大,无从寻迹。若你执着,便只有一条路。”


楚云秀顿了顿,终是说出此话,竟是松了口气;不等叶修询问,倒先开了口道,


“回去吧。”


三个字,重重地砸在叶修心口,他了然,却不想太过明白。回去,意味着不得不再次忆起从前;若只有他一人倒还好说,但此番捎上了另一人,才是棘手之处。


“当真只有这一个法子?”叶修不甘,再度问道。


“然也。”楚云秀不愿他为此遭险,断然开口。此番断了他希望,要么回,要么弃,只想他能为了身旁这人半途而终才好。


“如何去?”哪想叶修如此开口道。她鲠住,微恼怒,却无法阻止。叶修说要做到的事,谁能拦?许是好友,总不能强加于他;反而就是了解,才只得放任,一声叹息,她便再无多言。


“你……罢了。”楚云秀不愿再开口,只唤来立于一旁的李华将叶修二人将领出去;蓝河一直在旁边听着,虽不了解其中内情,但还算略有耳闻。此番谈话,气氛本就糟糕,这般竟是连楼主都不愿再提,蓝河心里不安,又不敢上前询问,纠结的很。


李华领着叶修二人入了左侧一间屋内,轻手将门带上,这才悠悠开口。


“若是要找寻那物,出了烟雨楼便去往北方。最北边,有一处峡谷深处,应是能寻着踪迹。”


闻言,叶修挑眉,了然地视线投去,拱手抱拳,“多谢,此事我自有分寸,劳她多心了。”


李华摆摆手,面上笑容却是勉强,“前辈如此大礼在下可受不起,楼主也是一片好意;楼下来了客,如此,便不多送了。”


“请了。”叶修轻叹一声,无奈,揽了蓝河腰际推窗而出,引得蓝河一声惊呼硬是被叶修捂回嘴里。


悄然落地,环视,原是烟雨楼后院;轻手轻脚寻了处无人角落溜出门去,直至大街,蓝河还为方才叶修捂他嘴的事儿愤懑。


“前辈,若再有事麻烦您提前打声招呼可好?”蓝河咬牙切齿,瞪着叶修似是要把人拆吃入腹。


“小蓝。”叶修未理面前人的眼神凌厉,蓦地开口道,蓝河有些不明就里,下意识便应了他,“啊?”


“我必须去寻那东西,若你执着,我便送你回蓝雨城,免得……”
“我同你一路去。”
“……嗯?”
“我讲我同你一路去,懂了?你一人前去,若遇险我还能替你挡上一挡,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指不定谁挡呢……咳咳,好歹我也听了谈话呢,要是不怕我传出去,你便放我走吧。”


蓝河垂首,手指紧紧揪着衣袍;不知为何,听着叶修唤他时,心里总不安;果然,开口就不是什么好话,他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若是被叶修嫌弃了该如何?他想,若真如此,倒也断了念想……


“怕啊,还是不放你走了。”蓝河还在纠结,却听着叶修开口道,似乎还笑着?恍惚地他觉得轻松不已,不自觉松开了手攥成拳;抬眼对上叶修笑意的瞳子,眼神交汇,轻笑。


“走吧。”
“好。”


不远处阴暗小巷里,一位身着黑袍,面容不详,隐去气息的怪人望了眼他二人离去方向,抬手放出一只灰鸽;再看时,那人早已无处寻迹。

评论(4)
热度(15)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