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九)

呼呼,新一章终于产出了x

其实老早就写完一半了后面一半被懒癌打败了……x

咳咳最近要准备考试大概放假才能接着写吧。

如果沉迷于游戏请不要揍我x

=========================================

出发去烟雨楼的第一个夜晚在野外露宿,叶修将马车停在离大路不远但是很隐蔽的林子里,让蓝河去休息,他守夜。


一路上车马劳顿,又没怎么停下来歇息,叶修怕累着蓝河,吃过烤饼后表示晚上他守整夜。蓝河怎么也不肯,叶修拗不过他,只好答应。


火堆里燃烧的树枝噼啪作响,蓝河坐下抱着膝盖盯着火苗发呆。他倒是想说些话,却不知如何开口。叶修还以为他冷,便从马车里拿出来一件厚披风给人披上。


“多谢……你不冷么?”
“哎呦道长这么关心我?来给说说是不是看上我了想勾搭呀?”
“……滚!”


蓝河选择放弃。如此神经质的人他居然还想着同他说话?!有甚么好说的话题一下子就被带歪了!
简直可恶。
忒不要脸。


守了半夜蓝河便撑不住了,先前偶尔聊聊天被叶修惹得炸毛还算有精神,后面就开始小鸡啄米似的脑袋可劲儿点点点,同他讲话得好久才反应过来。


叶修看不下去了便让他去休息,蓝河也没推辞,打着哈欠晃晃悠悠挪到马车前,恨不得手脚并用爬进去。叶修在外面儿看着他哭笑不得,心说这人怎么这么可爱难怪自己喜欢了一百多年呢,可惜没追到。


后半夜就只剩叶修一人了,他百无聊赖地拿小棍儿在地上写字,写自己的名字,写蓝河的名字,写他的法号,化名和前世……字好看,心情很糟,他挥手抹了刚写的字,弄得手上全是泥灰。


不写字,便发呆。他索性躺在地上,双手枕在脑后,嘴里叼着片草叶呆望着星空。星星很漂亮,似乎在哪里见过,叶修想着。噢,很久很久以前,陪他看过。那时也是像这样躺倒在地,看着满天繁星,也不说话,只听着彼此的呼吸声和草间的虫鸣声。


啧,不该呀。明明是他亲手将自己封印的,明明是该恨之入骨的人呀,为什么会爱上他?如此,便忘不了了,竟是寻了一百年。


叶修迷迷糊糊地想着,有些恍惚。今世的他忘了从前,是不是可以重来呢?他很想这样做,却是明白,不可能的。叶修总是觉得,这一世的他,不像他;忘了记忆,就好比身体缺了一部分,他要替他找回来,找回完整的他。虽然最后,可能结果会是一样,但是不后悔。


这样想着,竟是想了一夜。天色渐明,叶修看了眼还在熟睡的蓝河,决定不叫醒他,驾着马车尽量行的平稳些,慢悠悠地沿着大路向前去了。


快午时的时候,叶修他们到了微草城。若要去烟雨楼,微草城是必经之地,正好还可以在城下小镇中补给干粮和饮水。


叶修同蓝河走在街上,想找个地方歇歇脚吃午饭,结果迎面跑过来一个穿着斗篷的少年撞到了蓝河。小少年一个劲儿道歉,帽子从头上滑下去露出脸来,眼里满是歉意和惶恐。


蓝河笑着安慰那个比他小一点的少年,表示并无大碍让他别介意。那孩子还想说些什么,却听得身后有个声音在叫他。


“英杰,怎么回事?”


“啊师父……”那个名叫英杰的少年忙的转身朝身后人行了个礼,给人解释了刚刚发生的事,似乎还有些不安。被少年唤作师父的人同样穿着斗篷,戴着帽子。


“哟,这不是有名的神棍王大眼么?这便是你那颇为得意的好徒弟高英杰?看你把人给吓得平日没少罚他吧?”


见着来人,叶修不由得笑了,溜达过去将手搭在人肩上一副哥俩儿好的模样。蓝河站在一旁恨不得立刻、马上、现在就走!真不想认识他,嘴怎的这么欠呢……


人王前辈可是微草城城主啊四大主城之一哎那么厉害的人物你这勾肩搭背的像什么样子啊?!


“你封印解了?有人助你。这次来有何贵干?”


王杰希并未打算搭理他,但当他感受到叶修身上以前飘忽不定的魔气和封印消失后感到疑惑,这才想起来问他。


“嗯?解了挺好。来你这儿转转,欢迎不?”


王杰希见叶修答非所问,似是在回避此事,当即了然,便也不再多问。


“哎那你出来干啥,不好好做你的城主跑出来想给人围观么。”
“有事。你慢慢转,就不奉陪了。告辞。”
“英杰,走罢。”


王杰希还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又停了,随意敷衍了下叶修便叫上高英杰一同离开了。


叶修见他离去,无所谓笑了笑,拉着蓝河准备再去买些东西。


虽说蓝溪阁想来同中草堂不和,但此番见着微草城城主倒也是好运,不免心里有些小澎湃。这是大神呐!平日里可见不着的!但是一想到叶修,他就一脸纠结。非常郁闷。


好不容易买齐所有物品,一路上吃吃喝喝着便又出发了。出了城门直往烟雨楼去。


王杰希负手立于城墙之上,望着两人离去的方向,眉头皱起,神色凝重。马车在滚滚烟尘中隐去,一声轻叹消散于风中。


“师父……为何不告知他们二人……”


高英杰不知何时站在了身后,恭恭敬敬地行了礼,开口尽是不解。王杰希并未转过身来,依旧望着前方,眼神凌厉。


“我都教了你甚么?”
“……知天命,而不可逆,不可改;顺应自然,不争天下。”
“然也。”
“可嘉世——”
“高英杰。”


王杰希突然转身看着高英杰,眼里尽是严肃。高英杰从未听过师父用这样的语气叫过他全名,当下便知他应是怒了,再未多言。


“身在微草,多多少少是有一定能力的。你有如此天赋,并不是要你为天下苍生而活。”


“知道再多又如何?知晓别人命运又如何?天命难违。”


“对于微草城的人来说,不能看透自己的命运,是惩罚。透露和修改别人的命运,是禁忌。”


“世间一切都是有等价交换的,你若说出口,便是赔上自己的命数。所以,放弃吧。”


“……是。”


王杰希依旧背着手,径自下了城墙,即使装作很冷静,但是他的呼吸却早已乱了。高英杰紧握双拳,他无法反驳,也不可否认,但是他并不想安于现状,他想要改变。


话说叶修,他同蓝河日夜不停地赶路,终是入了烟雨楼的地界,未做歇息,便直往那小楼去了。


烟雨楼,坐落于市集之中,听着像是烟花之地,却是江湖中第一情报楼。楼主楚云秀是个大美人儿,虽是女子但也算江湖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培养出来的手下也是不可多得的顶级杀手。


烟雨楼二当家名李华,性格温润,看似简单像个弱书生一样,实则深不可测,能力不下于楚云秀。


叶修拉着蓝河从小楼二层翻窗而入,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一番,却听得一个声音响起,


“若要想得到你想要的东西,那就莫要轻举妄动。”


叶修当然不可能这么安分,当即便撑起千机伞,竟是化作一支火铳,似乎又有些改进过的痕迹,倒是比原来的威力更强。


也未多说,他扣动扳机朝着四周环射,几声巨响之后,只见一个身着素白长袍的瘦弱男子慢悠悠地走出来,一把纸扇合于手中。


“叶前辈也好歹留些情面呀,如此我可不好做人了。”

评论(4)
热度(22)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