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八)

好的这一章终于写了叶修的身份x

唔总觉得怪怪的大概是自己写的太烂吧hhhhhh

各位凑合看就好,当然有意见一定要说啊(^з^)

=======================================

一百多年前,这片大陆还是人神魔共存的世界。人类信奉神明,同时皆存有道、佛两教,互不干涉,倒也是日子安定。

然而唯一不安分的,便是魔界。存在于荣耀大陆的北方,疆土绵延千里,以魔气结界做保护,封闭于异度空间中。

魔界自存在开始,便一心想要攻入中原,统一大陆。在完全庞大起来后,便着手开始准备进攻一事。面对魔界的虎视眈眈,道境同佛门也已准备好要进行对抗这一强大势力了。

传闻魔界之主身边有两名大将,实力不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深得魔君看重。叶修便是那其中之一。

血统不正的魔,总是被看不起的,更何况这魔的体内流着人类的血液。苏沐秋,便是同叶修齐名的另一战将。有勇有谋,甚至更甚于叶修之上,可惜唯一不足,他是半魔之体。

在纯种魔物眼里,此魔是不容许存在的生命。人不成人,魔不成魔,是肮脏的存在。

叶修血统纯正,却并不同其他魔那般不待见苏沐秋,并以此引荐魔君,竟是与他并肩于同一高度。

自此,正片荣耀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以一杆战矛横扫千军,一柄长枪征战四方,遇敌不败,名闻天下的叶修和苏沐秋,甚至能同神明相比。

或许是天神害怕他二人的能力,有意助中原,竟使一代名将苏沐秋就此陨落,从此消逝于天地间。

叶修也为此一怒之下大开杀戒,率领众魔将一举攻入中原。魔化的战神更是无人可挡,战矛所及之处皆是一片废墟;那一年中原正道死伤惨重,元气大伤,荣耀大陆也被魔化大半。

传闻此战之后,叶修离开魔界,不知去向,连从不离身的战矛却邪也未带走,从此便销声匿迹,退隐江湖。

事实上,叶修只是褪去魔界战将的模样,隐去魔气混进了人界。苏沐秋之死对他打击太大,却也不至于就此颓废;只是那一战之后他忽的想开了,即使身为魔,他也不想再杀人,他动摇了作为魔的心。

在人界这段时日,看尽世态炎凉,尝遍人间疾苦,也成就了他如今这副闲散模样。为此,本应是冷酷无情的魔,却动了不该动的情。

也是因为这段情,他付出了全部,到最后不留余地被全数击溃,一无所有。他甚至开始怀念以前嗜血的感觉,于是他铸下大错,以致被所爱之人封印了近一百年。

这一百年里,他浑浑噩噩的活着,不停地寻找那人的踪影。不知为何,他总是慢一步,错过了他的转世;只是慢一步,便永世相离。

如今他总算是等到了,不早不迟,刚好同那人一起踏入这世间,开始了前世未完的孽缘。

叶修想过很多次相遇,终究是没料到,那人竟是失了前世记忆,想必是在封印他的时候,耗尽气数,连带将自己也封印了。叶修突然觉得好运,幸好那人忘了,他还有机会,还有一生的时间可以同他一起走,他还不想放弃。

无人添柴,火堆渐的熄了,叶修眼中唯一的光也跟着熄了。老乞丐从火堆燃尽的灰里扒拉出来几个红薯,拍干净草灰剥开边吃,还回味着叶修所说。

“跟茶楼里说书先生一样。”
“?”
“忽悠。”
“……”

老乞丐吃着烤红薯,咂吧嘴还嘶嘶倒吸冷气,差点儿烫着舌头。叶修百无聊赖地拿小棍儿拨弄着火堆,突然自嘲地笑了;老乞丐被他吓得差点儿扔了手里红薯,朝人飞过去一白眼,又开口道,

“小子嘿,你的话我信,故事挺精彩的,就是人不怎么样。若你是真心,何必执着于往事呢?还是先看清楚现在罢。”

叶修思索着老乞丐的话,再次燃了火堆,躺在旁边的草堆上望着窜起的火苗发愣。

老乞丐吃完了红薯,拍了拍手上的灰,随意往衣服上一抹,抱了点稻草铺在地上就躺下,不一会儿便睡熟了。

次日,老乞丐打着哈欠睁眼时,就见着叶修已经收拾好
了包袱就要走了。

“多谢前辈,此恩难忘,以后若有需要,来西湖边的兴欣茶楼便可。”
“一定一定,若是有事,一定会去麻烦你的。快回吧,莫让那孩子等急了。”
“告辞。”

叶修告别了老乞丐,踏着轻功一路往城里方向去,一盏茶的功夫便已经到了集市。他沿路买了些早茶和糕点,这才往西湖边去。

行至茶楼前,他不急着进去,只是看了眼,便走了。慢悠悠的来到小楼,估摸着众人还没醒,便翻墙而入,偷偷摸摸上了二楼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却没见着蓝河,不免疑惑。

叶修提着早点下了楼,正好碰见陈果过来喊他们起床,见着叶修回来了,赶紧上前拽着他。

“你怎地回来了?!这才几日啊咦等等……你的封印解了???”
“嘘——别吵。蓝河呢?”

陈果还在惊讶他的封印如何破了,哪知这人一回来就要找他小情人,陈果白了他一眼,便开始给他说蓝河这几日如何如何担心你,睡不着吃不好,早起帮着做事练功晚上继续挑灯夜读,整个人都瘦了不少,你应该好好待他balabala听得叶修头都大了。

但是听到蓝河因为担心他而苦了自己,叶修便觉得心里过意不去,稍稍有点开心。

果然是魔障了,没出息!叶修在心里叹气,还是放不下啊。

听说蓝河这会儿正在后院练剑,匆匆给老板娘解释了他这几日的遭遇便忙的朝小院去了。陈果站在前院里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好气又好笑。

蓝河一大早便醒了,没敢吵醒其他人,便自己悄悄出了门去了后院练剑。好在院子够大,离得远点儿也不会吵到小楼里众人。

一套剑式收招之际,忽闻身后响动,警觉地侧身闪避,却撞进一个熟悉的人怀中,忙的扔下剑转身回抱住人。

“叶修……”
“我在。”
“……混蛋!这几日你死哪儿去了?!知不知道最近有魔物出现,你还敢乱跑?!若是出事了该怎么办?!”
“咳,这不是正为此事才出门寻解决的法子么。啧小蓝你这态度,莫不是爱上我了?”

本来心里就气,见他还是这副德行,蓝河更是来气,又觉失礼,当即推开他狠狠一脚踩在人脚面上。叶修没料到他会来这招,捂着脚疼得直求饶。

“哎呦小蓝你这一脚可真够狠的……亏得我还给你买了早饭……”

叶修苦着脸将食盒放在石桌上,自己坐在一旁揉脚。蓝河走过去还想数落他几句,哪知这不争气的肚子开始叫唤,练了一早的剑都没吃点东西,当然会饿。蓝河尴尬地红了脸。

叶修见他这副样子,觉得好笑,便将人拽过来坐下,打开食盒将吃的都摆出来再递给他竹筷。蓝河瞅了瞅那些食物尽是自己爱吃的,突然觉得有点……高兴?

等等等等,修道之人不可以动心思,要清心寡欲,嗯要静心……

不论蓝河怎么在心里默念这些东西,但还是无济于事,他只觉得自己现在除了叶修甚么都不想了……

好不容易吃完了早饭挨过这种奇怪的气氛,叶修又拉着他去了茶楼,只见大伙儿都在那儿候着他俩,没见惊讶疑惑,应是老板娘给他们说过了。

众人见他平安,也就放下心来,问候了几句便各自去做自己的事儿了,只是没见着魏琛。

叶修回来还没好好歇歇,便对老板娘说要再出门去。陈果差点没掀了桌子,好在留下了苏沐橙和唐柔拦着她。

“我们要去烟雨楼。”
“……等等,我们?为甚么要带上我??”

叶修站在桌旁看着对面三个姑娘直接无视了蓝河,陈果听他说话只觉得心累,他说去哪儿就去哪儿,谁能拦得住呢?

“你去烟雨楼做甚么?”
苏沐橙拍了拍陈果的肩,示意她放心,便开口问叶修。

“问一件事。”
“……好罢。一路平安,早些回来。”
“好。”

留不住,便随他去了。三个姑娘为他二人寻了马车来,目送人离去了。

评论(6)
热度(25)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