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七)

今天更迟了...我的锅...

本来想写叶修身份的...

然而超字数了于是留到下章再写...

麦打我QwQ

=======================================

叶修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已不在城内。他撑着身子坐起来,四下看看,是在城外一座破庙里,应是刚荒废不久,还算干净。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现在这副模样也无法回去,直得在这儿待着。

想想自己是真不受待见,就这么把人扔破庙里都不曾来送个饭的,当真是兄弟啊……这么放心就扔下了?!若是给野兽吃了哭都没地儿哭去。

叶修无奈,抬手揉了揉额角,一脸疲态真是累的不轻。虽说不是第一次了,但之前都有佣兵团的人帮着抑制,倒也没出过事,怎地这次偏偏就......

自离了嘉世后,魔化的次数愈发多了,程度也渐的严重。三年一次,至半年一次,到如今一月一次,更甚的只要月圆之夜便发作了;魔化程度从只有眼瞳变为血色而力大无比,到蔓延至全身发生变化,以致竟是失了理智。

叶修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封印一日不解,便会魔化的更快,到时完全成魔,怕是又要失去他了……

又坐了半刻,叶修决定不再想那些事,黯淡的眼神又变回原来懒散的模样,准备去找些吃的和水。

他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只觉得全身酸痛,骨头都要散了。还是肚子要紧,他强忍着疼痛走出破庙,晃悠了许久却连半个人都没瞧见。

收获无果,又无法去林子里猎几只小兽来吃,而且现在还不能回去,这副样子怕是会被当成怪物罢。

只见叶修双眼血红,尽是黑色突起的皲裂开来的皮肤只有手和脸上是完好的,身上衣衫已成破布片零零碎碎挂着;头发散在身后乱七八糟,这落魄模样当真是见不得人。

他饿着肚子回到庙里,坐回他之前躺着的稻草堆上,想着他这样还得一段时日才能完全恢复过来,只有等入夜了老板娘他们送饭来。

正叹气,手一挥没料想从旁边草堆里扫出一个大布包,打开来看,却是吃食,心想这群家伙还是有点儿良心的,算是没忘了留下食物。

估计是受魔化影响,体力流逝严重,每次他都需要消耗大量肉类来补充体力。这次不知怎的,还没完全吃饱那布包却已干净了,抖了半天也没见着还有剩的,叶修只好放弃;扔了包袱盘腿打坐,竟是坐着念起了佛经。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外面天色渐暗,才知已是快戌时了,叶修便不再念经,躺在稻草上望着屋上横梁意识神游去了。正想着睡着便不会饿了,却听得有脚步声朝这边来了,估摸着还不是普通人,起身就要躲,却见一个身影闪至面前挡了去路,定睛一看,原是一个老乞丐。

“哟,魔物,还想跑?嘶……不对,你...你是上次和那道修一起的?”

老乞丐站叶修跟前望着他,还想着正要制服这魔物,突然两眼一眯,伸着头瞅了许久才发觉,原是那日半路遇上的魔者。

“老先生有何事么?”

叶修被认出了,也未见得有多少情绪,见是认得的人,便也无可惧怕,索性坐下来燃起柴火取暖。

“你不怕我将你捉了去交给嘉世城?”
老乞丐看他毫不在意,有些讶异,大大方方坐下来,顺便拿出猎来的山鸡拔了毛放在火上烤。

“有何惧怕。我知你不会,若是将我送给嘉世那帮人,你自己也不会被留下活口,何必试探我呢?”

叶修用木棍拨弄着火堆,往里扔了些稻草让火堆燃的更旺些。语毕,他似笑非笑地看了看老乞丐。

“嗯——还算是个聪明娃。和那小道修一起的,总不算是坏家伙,看你还算顺眼,老乞丐教你个法子,助你一力,听是不听?”
“请讲。”

老乞丐让叶修盘腿坐直,双手平放于腿上,让他放松情绪。

“好,放松。现在,运气,让你体内的真气自上而下充满全身,再猛地收回,放出,如此重复多次,若感觉无力后便停下。”

叶修照老乞丐的方法试了试,半个时辰未到,已是满头大汗。他睁开眼,活动下筋骨,没了之前的痛感,连呼吸都颇觉舒畅。再一看,先前魔化而产生的身体变化已经恢复人形了,他不由得一惊,之前都是任身体自由恢复,非要好几日才得已完全变回。

“这……”
“如何?老乞丐的法子是不是有效?”
“……多谢前辈了。”
“哎,叫甚么前辈,我与你又不是同宗,叫了前辈就表示我与你有关系,老乞丐还想做个逍遥自在的江湖闲人!”
“……”

叶修谢过老乞丐,想着明日一早便赶回去,以免某人担心。想到此,却是不经意的笑了,那人的音容笑貌皆浮现于脑中,好像就在眼前一般。

虽说叶修还未告知他所有一切,还未再次表明自己心迹,还未等他答应……叶修不知道他怎么想,偶尔见他为自己忧心,看他为一件小事可以开心一整天,便觉得自己心情也好了许多,无人的时候想起都可以笑出声;他为了某事特别认真以致忘了休息,或是因为蓝溪阁出事而气愤伤心的样子,叶修竟也替他难过,会心情差。

有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是魔障了,没点儿出息。从很早很早以前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很久,到如今不管有多少变故,他还在坚持,不愿放手。

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挺可笑的。至于么?总是他一个人,何时得到过呢?并没有啊。

叶修望着火堆发愣,笑着笑着又凝成几声叹息,轻不可闻的感叹随着眼中最后一丝的黯然消散于空气中。

老乞丐见他不说话,着魔似的一会儿笑一会儿呆,还以为他又要魔化了,正开口要问,却听得他轻叹一声,想着这人许是有甚么难处罢,耸了耸肩,拿起烤好的山鸡撕下一块肉放进嘴里嚼着。

“年轻人,老乞丐与你如此有缘,正好我这里有一味药,应是对你有用;做个交易罢,你讲出你的来历,我助你破封印,如何?”

叶修还想着这老家伙估摸着是要忽悠他,哪知听到后面一句,脸上却是变了颜色,猛地转头疑惑地看着人。

“怎样?当真不考虑一下?”老乞丐笑着看他,放下烤鸡从破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瓷瓶给他瞧。“不如你先吃下再讲?老乞丐从不骗人。”

叶修听到这话,也不犹豫,接过瓷瓶倒出里面的药丸张嘴便吞下,老乞丐呆望着他竟是说不出话。

见他如此豪爽,老乞丐也不含糊,忙的提醒他道,“这药性略强,要佐以烈酒服下才能稍稍抑制住。哎你这儿有酒没?”

叶修略无语的看了眼人,摇摇头表示自己从不饮酒。

“我扛得住。”

语毕,他闭上眼开始运功。只见他周身泛起黑色雾气,皮肤也渐的发红,不一会儿便大汗淋漓。老乞丐见状忙的退开,站在一边慢慢指引他。

“接下来你会觉得身体如火灼烧,一定要忍住。丹药在吞下的一瞬间化为真气,莫要压制,试着去引导,让那股真气与你原本的力量相融合。让真气在你体内游走,贯通全身,若是成功,封印便自然就破了。”

叶修听着老乞丐的话,猛地提气,将那股真气提至胸口再压回,运起自身内力在体内流动,一点一点引导着另一股力量随着移动。

老乞丐眉头紧锁眼睛直盯着叶修,生怕他出了差错。若是不成功,他怕是要交代于此了,只盼老天爷能开开眼,保佑这个年轻人。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叶修的身体不再是通红,只见那黑雾猛然消散于空气中,带动火焰飘摇。叶修全身被冷汗浸湿,虽说是至阳的真气,却感受不到一点热能,反而使人身体冰凉,冷汗直冒。

老乞丐赶紧将人扶着躺倒,替他擦了汗,将火燃的更旺些,便出了庙门。不消片刻,老乞丐拿着几件衣服回来,将叶修身上的破布片扯掉扔进火堆里,给人换上干净的衣裳,这才得以好好休息一番。

也就一柱香的时间,叶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爬起来,他觉得好像睡了很久,感觉很踏实,浑身都有劲儿。老乞丐见他醒了,乐呵呵地挪过来递给他刚烤好的野兔肉,叶修伸手接下,慢悠悠地吃起来。

“感觉如何?老乞丐没骗你吧?”
“封印真的解了?”
“那还能有假?!不信,你可以试试。”

说着,老乞丐朝他挤眉弄眼,往外面努努嘴,叶修顺着方向看去,却见着天空中挂着一轮圆月,顿时便明白了。

他起身走去门口,闭眼深呼吸,再睁眼时已到了门外,正沐浴在月光下,却是并无变化,登时便松了口气,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老乞丐笑逐颜开地瞅着他,啃着兔头,不知道哪儿摸出来一壶酒正品,叶修也没多做停留,转身便回了庙内。

“药丹你已经吃下了,封印也解了,该说说你的事儿了。”

叶修沉思,火焰印在眼中,煞是好看。

评论(6)
热度(30)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