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六)

锵锵锵终于等到魔化咯!

下一章告知叶修身份x

出发烟雨楼x

“耶,老乞丐我似乎剧透了?”

========================================

蓝河倒吸一口冷气,顿时冷汗直冒,也不管头痛了,转身便往茶楼方向去。飞奔回茶楼,却不见老板娘等人,来不及思索便又往小楼去,幸而这次寻得众人,皆在院里聚着。

“诸位...!湖对面,对面出现了魔物!等等,叶修呢?!”

“魔物...不妙!他逃了!”

蓝河气喘吁吁地立于院内,忙得将此消息告知众人,扫视了一番却未见着叶修,心有警觉,登时脸变得煞白。莫不是去了嘉世城?!

陈果听得此事,也是十分惊恐,失声怒吼,赶紧招了众人赶去西湖。每个人脸上皆是担忧之色,匆匆寻了自己的武器忙得追着老板娘出了门。乔一帆顺手拉上了蓝河,行在最后,安慰他道,

“莫要多想,叶前辈没在那边,放心罢。”

听了乔一帆的话,虽说没在对面是好,但蓝河心里终是放不下,生怕得他遇了险。

连他自己都不知为何,为何总是要想到他?他同自己并无任何关系,顶多算是互相救过对方?只是因为这样,便忘不了了么?自己...还真是可笑啊...

不,还有那件事……

脑海中似是有个声音蓦地响起,勾起了他的思绪,仿佛又回到那日。救下他,替他疗伤,替他祛毒……感觉不差?……不对!这是在想些甚么啊?!现在可不是顾及这些乱七八糟的时候!赶紧丢掉丢掉!他猛地甩甩头,刚才脑子里突然冒出的想法当真让他后怕。

踏着轻功一路行至对岸,路上冷风吹得蓝河倒是清醒了不少,情绪也渐的稳定下来,似乎头也不疼了。

他抬头望了望夜空,只见一轮明月悬在上空,却是无比的……巨大,似乎还泛着些许红色。是错觉吧……怎么可能会有红色的月。

蓝河也没想太多,待他和乔一帆上岸,陈果等人已经开始准备要去捉那魔物了。一切就绪,乔一帆也过去帮忙,只有蓝河站在原地直直盯着他离不开眼。

好熟悉的感觉……是谁呢?

像是着了魔,蓝河踏着步子一点一点靠近那魔物,他似乎也感应到了蓝河,猛地转头望向那边,怒吼一声,竟是挣开了佣兵团布下的束缚。

月光之下的魔竟是产生了变化。失了禁制,那魔物便开始已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变大,血红的瞳孔直勾勾盯着蓝河,尖牙利爪在月光下泛着诡异的光芒,甚是可怖。

蓝河被吼声震得回了神,却见得那魔物盯着他看了许久便直朝他奔来,身上还有未完成和被冲破了禁制术法,当即便明白自己是闯了祸,不由暗自懊恼,赶紧向林中跑去。

魔物紧跟身后,速度之快可比蓝溪阁的轻功。佣兵团诸位还守在原处,给蓝河打了信号让他将魔物引回。蓝河带着魔物在林中四处穿行,太快了根本无法回头,大家伙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狼藉。蓝河心一横,索性停下,待那魔物快要抓住他时,猛地侧身让过赶紧朝回跑。魔物没抓着,一阵嘶吼,随即像一阵狂风似的追来。

刚才举动也是迫不得已,若是慢一步,自己怕是葬身那魔物掌下了,现在想起也还是心有余悸。

蓝河拼尽内力,脚下踏空如飞,佣兵团众人近在眼前,双拳紧握,最后一步,终是快于魔物之手。

他像是刚从水中捞出,衣衫已被汗水全部浸湿,光是将此招发挥至七成,已是体力不支,以自己的资质怕是不能再更进一步了。

佣兵团倾尽全数气力,终是将那魔物制服,众人也早已是露出疲态。蓝河见此,心中甚是欣慰,松了口气。

还好,总算是成功了;还好,他没在这边……

蓝河只觉眼前一黑,脑中又有画面闪过,他懒得去追究,只想好好睡一觉,要睡很久很久……

众人还在收拾残局,却听得一声闷响,转头寻人,只见蓝河倒在地上昏睡着。陈果忙得喊来安文逸替人检查了一番,发现只是内力消耗过度,体力不支晕了过去。好在并无大碍,只消休息一夜应是能调理好,陈果便放下心来,招呼他们将蓝河弄回小楼。

正是因为蓝河晕倒,这才没见到魔物恢复人形的模样;若是看见,怕是会留下阴影罢,那估计此生都不会想来兴欣了。毕竟道修一生便与妖魔为敌,更何况,那魔物,还是叶修。

再入梦境,却是再次被那乱七八糟的东西扰的心乱。脑子里有个人,时而正常时而骇人的脸庞不停变幻着。

“绝色,当真是绝色倾城啊。”
“莫怕,有我护着你呢。”
“你骗我,他绝不会是如此!”
“如何是你……你果然还是在意我的身份。”

绝色?那是谁?你又是谁?蓝河想问,却无法开口;他想大叫,有如鲠在喉。那张脸很熟悉,我在哪里见过?不该如此狰狞的,你本不该如此……

日上三竿,阳光自窗户照射进来,灰尘在肉眼下清晰可见。蓝河呆坐在床头,手心里全是汗,脸上有东西滑落,抬手一擦,竟是落了泪。他不解,但是心里闷得慌,有点让他喘不过气,这感觉真差劲。

他控制不住自己,大颗的滚烫的泪砸在手背上,眼神空洞地注视前方,止不住的泪浸湿了被子。他突然觉得很悲伤,没由来的悲伤,像个孩子一样哭的撕心裂肺。心脏疼,疼得受不了,他弓起背把头埋在臂弯里,瘦弱的身子在冬日的阳光里显得如此单薄。

好不容易沉下心来,深呼吸几口,穿好衣裳,洗了把脸清醒清醒,再拿绸子浸了冷水敷在眼睛上,肿消得差不多了便调整好情绪出了门。

陈果他们正在小院里吃饭,见着蓝河下来,便赶紧将他拉过来坐好,个个神情严肃地盯着他。蓝河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刚想说话破了尴尬气氛,却被抢先一步。

“小蓝啊……呃...睡得如何?”

陈果率先开口,生怕他因昨夜之事而知道了真相,表面上看似冷静,其实早已紧张的直抖腿。

“唔还好...只是略累。”

呼,还好还好,只要不记得昨日之事就好,内力甚么的,小安搞定就好啦!众人暗自松了口气,攥紧的双拳也放松下来。

“昨夜的魔物已经解决了么?可否让我一观?呃....叶前辈呢?”

蓝河一句话再出,佣兵团诸位只觉内心崩溃,他还是记得!!!

“呃...叶修还未回呢……”

陈果也未敢接话,只是回了后面那句,便不说话了。蓝河眼神扫过其他人,皆是如此,压根儿就不想说的样子。他无奈,总不能强求,估摸是有甚么不能对外人说的难处罢,那便不问了。

他稍稍吃了点小菜,喝了一小碗米粥便饱了,说甚么也吃不下了,众人见此,还以为他是在担心叶修,还在想昨日之事,不免担忧。

“小蓝啊,你莫要介意,大伙儿不是不想说,着实是不好说...还未到时候,时机一到,叶修自会告知你的。你也不必太担心他,那家伙命硬的很,此番出门,不久便回了。”

陈果不得已,搬出了叶修,一句话的事儿便把包袱扔给了某人。到时候让他自己解释吧!

“嗯……我了解,我也不是非要晓得,只是好奇那魔物怎会出现于此。既然叶前辈知道,那待他回来我再问就好,老板娘莫要在意我,无碍的。”

蓝河听得叶修平安无事,莫名的情绪油然自心底而出,暗自叹了口气,却是回了老板娘的话。自己一定是魔怔了,因为叶修。

告辞了众人,蓝河也不知该做甚么,在街上游荡了半日,不知不觉行至西湖边,再次回了昨日瞅见魔物的地方。

他站在湖边低头望着湖水沉思,愣了许久,连自己也不知在想甚么。索性坐下来,随手捡起一颗石子投入水中,泛起涟漪千层。

蓝河双手环抱着腿,下巴搁在膝上,目光直视湖对岸,想着昨夜的魔物,奇怪的梦境和未归的人。

评论(4)
热度(23)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