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五)

毕竟是魔,当然要有魔化的时候咯x

不过可不能给小蓝河看见,

要知道道士可是降妖除魔的!

========================================

由于叶修被老板娘拉着不让睡觉盘问了一夜,于是蓝河次日一大早便见着,叶修撑着头昏昏欲睡,黑眼圈忒重。也许是在外无人管着,回来了也没时间收拾一下,青色的胡茬从叶修下巴上冒出头,再加上黑眼圈,整个人都是萎靡不振的样子。

“呃,前辈怎的如此没精神?”

蓝河忍着笑,缓步行至叶修身旁,还明知故问地装作关心的语气。叶修一晚上没休息,大清早还被蓝河这么调笑,于是更加消沉了,索性苦着脸趴在桌上不理人。

见他这模样,蓝河一时没忍住就笑喷了。于是坐在桌旁撑着脸看叶修打瞌睡,突然玩心大起,便伸出食指轻轻戳他脸颊,见人没反应,倒是玩得不亦乐乎。

“啧,小蓝啊,闲得无聊我不介意你去教咱兴欣的人练功夫。听闻蓝溪阁的轻功可是江湖第一哈?”

正当蓝河戳得兴起,哪想叶修下一秒便捉了他的手捏住。手也很好看啊。蓝河脑子里一瞬而过的想法让他有些懵,自己怎地总是想他,很诡异啊...

“前辈别想打蓝溪阁的注意!虽说轻功教一点也无妨...但我资质尚不高,哪比得上喻城主和黄少天前辈...”

提到蓝溪阁,蓝河便心中有鲠,当下也只是轻叹一声。但是说起黄少天,蓝河眼中竟是闪动着光芒,一脸向往之情。问起,原是黄少天的崇拜者。叶修是当真不懂了,那个话唠有甚么好崇拜的???

两人便因此争了大半日,早饭都没吃,以至于蓝河的手一直被叶修攥着都全然不觉。

午时过后,陈果便上楼来,说是去执行任务的人回来了,让他带着蓝河去认识一下。叶修应了声,便拉着蓝河的手下楼往外走。

陈果见此番景象,心说这两人何时这么恩爱了?嗯?不对,为何是恩爱一词?!望着两人的背影,顿时心中了然。

一路行至小楼,院里停着不少人,便是佣兵团诸位。蓝河本想着叶修算是他们的头儿,应当还算是有威信的,哪知刚一进门只觉眼前窜过一抹红色,待看清时,只见叶修手里捏着一杆长矛,便觉讶异。

顺着矛身回望,却见着一位眉清目秀的红衣女子,生的俊俏,却有一股子强硬的气势。

“叶修,你说过,如果我完成任务并在十天内赶回,便同我过招。如今我做到了,如何?”

“呃...好罢,先留着,有空再说。”

叶修见她一回来就喊着要切磋,想着自己还没得休息,便随意敷衍了下次,才糊弄过去。

那红衣女子姓唐,单名一个柔字,虽是大家闺秀,脾气秉性颇有江湖气质,离了家出门游历,便在这茶楼安身了,竟是比叶修来的更早。

叶修让她先跟陈果打个招呼去吃饭,自己和蓝河随后就到,唐柔收了矛朝两人笑笑便去了茶楼。

再往院内走,有两个年轻人坐在石桌旁说话,另一个则坐在对面沉默不语。左边是个莲池,池面已经结了冰,一个高个儿的长相甚是好看的小青年拉着个老实少年正砸冰面捞鱼。小楼里还正走出来两个人,青年正对旁边的姑娘讲得眉飞色舞,时不时还来上几个动作表示情绪激动,那姑娘一直笑着听他讲,偶尔插几句话那青年便蔫儿了。

听见叶修进门,众人大都朝这边望,不一会儿便都拥了过来,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叶修你又上哪儿捡回来个道士?挺闲的哈。”

还未等叶修说话,便听着那姑娘旁边的青年先开口了,倒是没恶意,反而尽是调笑之意。

“捡回来的总比某人被扫地出门的强。”
“呀呵你嘴挺欠啊是不是要来一架?!”
“小唐!!!!”
“哎哎哎你别喊!!别喊了我不打了!!哈哈哈哈那啥唐姑娘你去歇着哈!并无大事他闲得慌就叫唤两声儿!”

几句话而已,那青年便败下阵了苦着脸蹲地上划圈去了,嘴里还不停嘟囔,

“有本事你别老喊人小唐自己怎地不上...”
“啊方公子你说啥——要比武——?”
“不比不比你赶紧闭嘴吧!!!”

只见那人登时就跳起来往小院外边儿跑了,当真是比窜天猴还快。

“叶修,这次回来还走么?你看这人你都——”
“还没完呢。我还未寻回他。”

正当众人乐着看方锐吓跑,先前他身边那位姑娘却严肃地对叶修说到,眼神还不时在蓝河身上停留。听得叶修的回答,那姑娘便也并未多言。

“来小蓝,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忒好看的姑娘便是苏沐橙了。”
“苏..苏沐橙?!”

蓝河听得这人是苏沐橙,登时就给吓着了。传闻叶修迫离嘉世后,那同他搭档多年的江湖第一美人便不知去向了,没想到竟是在这茶楼里碰着,对面可就是嘉世城啊。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便赶忙向人道歉,

“抱歉..是我失态了...苏前辈可安好?”
“挺好的。还有,莫叫前辈,叫姑娘便可。”

见他如此这般,苏沐橙怕他会介意,大大方方对人笑笑,倒是蓝河显得太过拘谨了。

“刚刚逃走的那位,方锐,原是呼啸山庄的二当家,嗯算是被迫的,同我差不多罢只是没我严重。不算陌生罢?”
“嗯...”
“右边这几个,乔一帆,原是微草城的;安文逸,原霸气雄图镖局的医者,你有印象没?莫凡,呃...自小在东瀛长大,是个忍者。左边两位,包荣兴,叫他包子便可,半路捡来的...功夫不错;罗辑,天才,还懂得星象八卦。”
“...当真是甚么人都有啊。”

听叶修介绍完,蓝河觉得一阵头晕,却也不能失了礼数,随即对众人笑了笑,算是认识了。先前还未陈果去茶楼之时,便给他们说了蓝河的事,现在倒也不用再多作解释。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还不去吃饭过会儿老板娘又该河东狮吼了。”

叶修见蓝河与佣兵团诸位相处还算好,也不担心,只是叫他莫要太在乎众人身份,就当是平常好友一般,也别太过拘束了,倒是说了不少好话。

随后,众人便一同回了茶楼去吃午饭,来到二层包厢里,却见着一位胡子拉碴,身着粗布长衫,正沿着桌边敲烟管的大叔坐在最里边儿。见着叶修等人进屋,也只是抬眼瞅了瞅算是打招呼。蓝河还在猜此人身份,却听得叶修开口道,

“哟,魏大爷舍得回来了?瞅瞅你那落魄样儿,啧啧啧,不忍直视啊。”
说着,苏沐橙等人还特别配合地别过脸去斜眼笑着看那人。

“叶修你一天不膈应人你会死是不是?!谁是你大爷老夫是你爷爷!”
“啊哟,这便承认你老了?嗯,还算有自知之明。”
“哎呦我这暴脾气!老夫还能再战十年呢!你莫要喊小唐来!我可不是方锐那二傻子不吃这套!”

正当俩人吵得起劲儿,旁人看的乐呵呢,就听见外面一声怒吼,
“老魏你吵吵甚么?!”
顿时俩人都蔫儿了,忙的闭嘴坐好等着上菜。

蓝河还想问,却被叶修捏住手,转头看他,只见人摇摇头,便也没说话了。

由于多了个新面孔,这顿饭倒是挺热闹,连平常不沾酒的叶修也被灌了一碗。一顿饭下来,倒也吃得尽兴,只是叶修晕晕乎乎地走不稳路,还是蓝河好心搀着他回了小楼住处。

这么大个人,一路拖回来也是把蓝河累的够呛,进屋将人放在床上,忙的去倒了杯茶一口闷下去润润嗓子。

休息片刻,便去给叶修煮了醒酒汤,又将人扶起来靠在床头,一勺一勺吹凉了汤往人嘴里送。待到一碗喝完,再睡一觉,应当是醒的差不多了。

蓝河这一天也是疲累,前一晚因总想着蓝溪阁的事,也没睡个安稳觉,一大早便醒了;随后又同叶修争了半日嘴皮子,还要去认识兴欣众人,早饭也没吃,午饭倒是吃了个饱,现在倦意袭来,呵欠连连,伏在床前便睡了过去。

再醒来已是入夜了,未想自己竟是睡了这么久。蓝河撑着身子坐起来,却是被移到了床上,还盖上了棉被,原本睡着的叶修倒是不见踪影。

蓝河下床穿好鞋,理了理衣裳便出了门。在二楼遇着陈果,遂上前询问众人去向,哪想陈果表情极不自然,似是有些许担心,但还是笑着对蓝河道,

“小蓝你要是觉得无聊,便去上街走走罢,现在天还未完全黑下来...应当是无碍...”

蓝河还听着陈果说话,哪想后面几句算是自言自语了,不了解情况也没敢多问,便告辞了她出了茶楼去街上散步。

走了一会儿,心里总是觉得异样,脑子里又开始闪现那些破碎的画面,不免有些头痛。晃晃悠悠行至西湖边,想着让冷风吹会儿应是能清醒点儿,哪知一抬眼,便见着湖对岸似有黑气弥漫,有奇怪的人影若隐若现。

想再仔细地瞧,却听得那黑影嘶吼一声,湖面上波浪四起,连地面都在颤抖。蓝河心下一惊,只想到一种可能……

评论(4)
热度(31)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