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四)

兴欣众人下一章再出场啦x

谢谢喜欢这篇文的小伙伴w

再次说明一下,文最后肯定是HE的,中间我就不保证咯x

小透明非常感谢,不出意外就一直写到完结吧虽然也没想过写很多章x

唔祝食用愉快w
=======================================

“是我的错,当初将你扯入此事..以致害了蓝溪阁。”

半晌,叶修开口道,语气诚恳,尽是愧疚。蓝河并未回他,而是径直走向阁内深处。叶修见状,也再未多言,跟上。

行至内堂,与外头皆是同样,只是这次少了染血的白衣尸体,蓝河虽怒,但还是较为理智的。他想到一种可能,便开始在阁内搜寻起来。叶修心下了然,遂也帮着寻人。

两人寻了不久,便在后山密林中寻着了阁主等人。蓝河心中稍松了口气,眼眶一热,朝着众人奔去。

“大春!!!!!”
“蓝桥...你可算是回了...”

蓝河也不管身后的叶修,直往那边去。蓝溪阁阁主见着蓝河毫发无损的回来,不免高兴,却也不敢太过激动,怕牵动伤口。

蓝溪阁阁主姓梁,名易春,法号春易老。平日里阁内风气严谨,蓝河和后辈们都尊称一声阁主,私下却是毫无拘束,倒也乐得轻松。

蓝溪阁一向待人接物处事之道谦和有礼,这便是蓝雨城城主喻文州一手教出的。所以这蓝雨城与蓝溪阁在江湖上也是颇负盛名,四大主城之一的名号可不是谁都敢称的。

哪想这四大主城之一,位置不低实力超群的蓝溪阁有朝一日也会落得如此下场,真教人唏嘘不已。

问起阁主,却知原是前日蓝河未归的那一天黄昏之时,便有几名黑衣男子前来上门要人,说是叶修藏在此处。武功还算不错,路数却有几分像是嘉王朝,也未敢轻视。几番下来,却倒是蓝溪阁占了上风,那几人落魄而逃。原以为他们未寻着人便就此罢休,哪知他们是回去搬了救兵来连夜袭了蓝溪阁。

酣战之际,春易老早察觉出异样,此次前来之人武功皆高于白天那几人,甚至更甚于阁内高手,包括他。这令他不禁联想到嘉王朝的上头,嘉世城的暗杀者。

为了叶修居然上报嘉世城,不惜请出城中大将,当真是有够狠的。这群人是如此狠辣,从门口一路杀入内堂,阁内众人见此也怒上心头,双方便战开了。春易老不敢恋战,只想着将人驱逐,再不济,也得保全阁内弟子。正想着办法之际,一分神,便遭了暗器,登时伤的不轻。还是曙光炫冰等人将他救出,抛出烟雾弹,带着众弟子隐入后山。从后半夜开始众人轮番守卫,直到此时被蓝河寻着,才得以歇息。

阁内守卫无一人幸免,好在春易老等人将师弟师妹们护得紧,也只是受些轻伤罢了。倒是春易老自己伤势较重,处理好上过药后也不敢乱动。

蓝河听完,心中似有怒火燃起,更多的还是对众人和死去兄弟们的愧疚。要说也还是叶修惹得祸,但他自己也是受害者,只恨那嘉世的小人,一心追杀叶修,居然还对蓝溪阁起了心思。这次叶修之事,算是个契机有理攻入蓝溪阁,占山为王。

呸!当真是小人所为!

想到此番,蓝河更是恼怒,气急攻心,竟是徒手劈了身旁的一颗樟木树。春易老等人见蓝河如此举动目瞪口呆,不由得冷汗直下。这孩子惹不得啊...

“今日,我蓝桥春雪便在此下誓,与嘉王朝,与嘉世城,从此势不两立!兄弟们的仇,不会忘,总是要他们偿还的!”

春易老还想着安抚他,却听得他的声音蓦地响起,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虽不算是失了理性,当真是怒了。要说的话,也无从开口了。

“此事我会负责,毕竟是因我而起,连累了你们蓝溪阁。”

一直在不远处守着的叶修这时也走上前来,表明了自己的意思,倒也颇有大侠风范。嗯一定是错觉。

“阁主与其他人暂回蓝雨城休养罢,近段时间蓝溪阁怕是不能待了。不必担心,喻文州会有法子的。然后便对外称,叶修已不在此处,暗地里回了嘉世城,到时候不怕他们不乱。最后,这段时日可否将蓝道长借我?”

春易老等人听完叶修的分析,并未有何不妥,刚想着答应,却听得最后一句,登时就愣住了。再看看蓝河,一脸与我何干的表情。甚么大侠,果然是错觉吧??!?

谁都知道这叶修是原嘉世城的城主,虽实力不凡,被予以“斗神”的名号,但实际却并非如此。说是城主,其实那背后的陶轩才是真正的势力。

但就在年前,嘉世城放出消息,说叶修叛离嘉世,不念旧情,还偷走了城中所藏的武功秘籍。还说嘉世誓要追回秘籍,擒拿叶修,绝不会轻饶叛徒。

此事一出,江湖上各有说法,蓝溪阁原以为是真,对于叶修,便是有多远躲多远。此番出了这事,又要借他们蓝溪阁的人,不免疑虑。又怕人借不成反过来直接抢,到时候他们这一群没一个能对上叶修啊,更何况还负了伤。

“莫要多想,我只是有些事需要蓝道长相助,在此期间我不会伤他半分。再者,我带蓝道长是去藏起来,总比让他跟着你们再招来歹人,诸位大可放心,不行还有喻文州护着你们。”

叶修嘴皮子忒快说了一大串,听得春易老都头晕,仔细想想,倒也确实如此。再说了,若是不借,误了叶修的事,下次蓝溪阁再遇上他怕是没好运了。于是春易老便应了他,独留蓝河一人风中凌乱。

同门爱呢?!就这样把自己卖了?!不对...这分明是白送啊!!!

“那便多谢阁主了。方才我已经通知过喻文州了,再稍等片刻,他便会来接应你们,蓝道长我就先带走啦!”

叶修得了答复,乐呵地扛起早已原地石化的小道修踏着轻功离去。春易老看着人离开的方向连连叹息。蓝桥啊,对不住了,你自求多福吧...

要说这叶修藏去哪儿了,说是回了嘉世城,倒也不假。自他被迫“叛离”嘉世后,无意间入了家茶楼,那时无处可去,身无分文只有一把旧时故友留下,随身携带的千机伞。

那茶楼就开在嘉世城对面,隔着西湖两两相望。老板娘生性豪爽,名唤陈果,不算是大家闺秀,倒像个江湖女侠。自家父过世后便精心替父亲经营茶楼,愈开愈大,收容各种江湖奇异人士,寻常百姓也爱去茶楼小酌两杯,谈谈江湖上的传闻奇事。

叶修自进了茶楼,与老板娘相识后,一年时间便熟识了不少情谊深厚的好友,组了个佣兵团,皆住在茶楼里。要说那老板娘家底还算厚实,给众人修了座小楼,还带着小院儿,平日里就在院内互相切磋功夫,讨论战术等。

此次再回茶楼,却是多了个道修,众人不免多疑好奇。正好老板娘咋咋呼呼前来,老远就听见那大嗓门了,果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叶修!你还记得回啊??总是一声不吭溜了!这么闲的慌怎不见你去教他们功夫!?咦,这位是......?”

陈果还想揪着叶修教训一番,却见他身边站着个生人,当即收了脾气疑惑地瞅着蓝河。

“啊...老板娘初次见面,我是蓝溪阁的,鄙姓许,名博远,法号蓝桥春雪,此次被叶修前辈借...叫来替他解决一些事情的,多有叨扰了,还望老板娘别介意。”

只见叶修摸出腰间一杆烟枪,燃了烟草在一旁悠闲地吞云吐雾。陈果见状,恨不得将人掀在地上拿脚踩,她深呼吸一口气,压下怒火对蓝河笑道,

“无妨无妨,想住多久便住吧,就当是你们蓝溪阁,别太见外。哦若是叶修叫你来的,你可千万千万,莫要理他,这人欠收拾。”

说完她还朝着叶修甩了个眼刀表示不满,蓝河直得陪着点头笑笑不说话,一面感叹原来前辈对自家人也不放过,突然有些心理平衡了。

由于佣兵团的人有几位出门办事还未回,陈果便决定第二日再给蓝河一一介绍。晚上陈大老板亲自下厨,虽说最后还是要蓝河帮忙,好歹是弄了一桌子菜给人接风洗尘。陈果还怕他路途劳顿,吃完饭后便让他去歇息了,睡叶修房里,她自己则是拉着叶修聊了一夜。

某人表示,大神也是要睡觉的!!!不能搞压迫!!!

评论(7)
热度(28)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