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三)

剧情设定已经开始完善了...脑洞不够qwq

写了开头想好了结局中间...卡住了...

不知道会写多长...想着十章之后就完结,本来也没打算写长篇...

挖了坑把自己埋了呜呜呜...

最后祝食用愉快w写的不好可以提意见的!!!x

=========================================

次日天还未明,蓝河猛然睁开眼,抬头正对上叶修笑得开心。

“早。睡得可好?”

不好。蓝河心想,不然醒这早是为何?梦里全是当初帮他吸毒的境况,还有些奇怪的画面一闪而过,支离破碎的,拼不出个所以然来,当真是睡得不好。

“还好。前辈...你先松手!”

总不能什么都对这人说罢?深呼吸一下,开口还想着问候他,怎料自己还被人抱在怀中,一瞬便清醒了。

叶修见他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悠悠地抽回手撑起身子就这么瞅着面前人。

“啧,怎地说你脸皮子薄呢,当真是不为过。你看我又不曾对你如何,总是这么急躁,不好,不好。”

蓝河见这人语重心长的“教导”他,话讲完还一脸沉重地摇摇头,真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什么时辰了?坏了..!我一夜未归,大春怕是要出来寻人了..”

索性蓝河并未理会这人的胡言乱语,还要问时候,却想到自己出来一天一夜都没回蓝溪阁,暗叫不好,连忙起身跳下床去拿衣服。

叶修见此,不由得眉头皱起,翻身下床捞回那个手忙脚乱的小道修,将人按坐回床上替他穿鞋。

“不嫌冷啊?这么急着去投胎么?总是迟了,还怕甚么?若是染上病,我可不想照顾你。”

蓝河一脸懵地被人揪回来穿鞋,还愣在那儿不知该做什么。叶修帮人穿好鞋,又扶起人帮忙穿外衣,动作好不娴熟。

“多..多谢前辈..。”

就这么被人服侍着穿好衣服,真是不习惯,却也无法多言。叶修帮他系好腰带,惯性地伸手理了理他额前的发丝,搞得蓝河警觉还以为这人要揍他,忙的闪身退开。

见此,叶修才意识到是自己失礼了,他还没想起来呢,不急于一时,要理智。叶修暗自神伤,这要等到何时,唉。

“咳,前辈若是无事,那我便要回去了……”
“我送你。”
“……啊?”

还没搞清状况的蓝河被叶修拽着就走了,连早饭也没吃。

还饿着呢!抗议!

一路行至城外,倒也没遇上昨日那班人,不由得放松下来。路上气氛也算闲适,只是叶修嘴实在太欠,每每都惹得蓝河扬手要揍他。

正当二人打闹之时,迎面而来一个穿着破烂,赤着脚杵根长棍的老乞丐,经过叶修身边时抬眼瞧了几下,瞬间变了脸色。蓝河见那老乞丐停在路边,还以为是有何事,便上前询问。

“老先生是饿了还是冻着脚了?”

老乞丐快步上前揪住蓝河衣袖,东瞧瞧西看看,末了以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盯着他。

“你可知与你同行之人是...何来头?”

本想一语戳破,但见这道修并无大碍,话到嘴边硬生生改了句。蓝河有些莫名其妙,老乞丐怎地对叶修有兴趣?不懂。

“呃...只知是江湖散人。”

他也未敢全盘告知叶修身份,这人若是敌方乔装打扮来套话的,自己岂不犯了大错。又转念一想,却也不太有可能,但话已说出,也没法改口了。

“你...近日身体有无恙否?”
“并无大碍。老先生想说甚么?”话既出,蓝河语气已带着几分警惕,疑惑地看着眼前怪异老者。

“无。老乞丐我就是问问,若无碍..那便也无妨,只是以后还得多留心眼。若是出事,日后莫怪老乞丐没提醒你。”

语毕,老乞丐杵着长棍摇摇头叹息着离去。蓝河看着人背影,想到刚刚老乞丐那副严肃的模样不免心生疑虑,自己是要当心甚么?虽然不懂,但还是默默记在心间。

叶修看了眼走了老远的老乞丐,无所谓笑笑,便上前去叫回蓝河。

“你不问他同我说了甚么?”蓝河边走,还侧头看向叶修。

“为何要问?”叶修目不斜视,嘴角还挂着笑。银伞挂在腰间,手抚上伞柄细细摩挲着。

“若是关于你呢?”蓝河坚持。

“你想说,那我便听着。”这时,叶修才回过头来看着他,表情十分认真,眼神...是不遮掩的温柔?

蓝河无言,看着他有些出神。眼睛真好看。他想着,脚下一个踉跄,幸而叶修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他搂进怀里才没摔着。

一瞬的安静让蓝河犯了尴尬,他伏在叶修怀里,头顶清晰的呼吸声让他不敢抬头,索性将人推开。

“我无碍,多谢前辈..。”说着便自顾自朝山上去。

他别过脸不想让叶修看见。脸红做甚么!明明就...并没有...。烦。

蓝河心下抱怨,早知如此就不让他送了。但仔细想,不让送他也还是会跟来罢?!蓝道长那叫一个纠结啊,一路上心不在焉地走着,时不时踢两下脚边的石子,郁闷之情由此见得。

突然,叶修停下步伐,一边还拉住前面人。蓝河被忽地拉了一把,重心不稳差点摔着,正想要发作一顿,却见叶修面色凝重直视前方。

“怎地...蓝溪阁!!!”

蓝河见他如此,还想问他缘由,鼻子一抽,血腥之气直冲大脑,忽的意识到甚么,转身便朝蓝溪阁所在山顶奔去。

叶修无奈摇摇头,随后跟上。待两人到了蓝溪阁门前,没见着守卫,一片肃静。蓝河手心里全是汗,抿着嘴唇,伸手推开蓝溪阁大门,第一眼,却是让他悔恨不已。

只见得那阁内极目皆是血色和尸骸残肢,扑面而来的血腥气让他透不过气。他眼中满是愤怒,紧握的双拳指甲嵌进掌心,血液滴落在地,溅起尘土轻扬。

叶修赶来,却也是被震惊。他沉着脸,略垂着头,不知该说甚么。若不是他跟着蓝河,以至于遇袭将人扯进,让那些阴险的家伙以为他们藏入蓝溪阁,寻不到人便开打,如今落得这般景象。

评论(6)
热度(33)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