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二)

第二更x

唔尽量不坑吧...qwq

不定期更新

懒癌晚期。x

=======================================

蓝河还想说些什么,未等他开口,只见叶修已经进入房中了,无奈跟上。哪知这刚进屋就见叶修正在脱衣服,他吓了一跳忙转过身去,而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又不是女儿家,皆是男子有何作怕?懊恼了一番便又转回身来,却见叶修已经裹着棉被躺着了。

“不吃晚饭了么...?这便要歇息了?”

叶修背朝着蓝河,并未作答,似是睡熟了。

也不知他大半日都去了何处,怎得如此疲累,饭也不吃就睡倒了...不对,我想他做甚!要不得要不得……

蓝河独自站在桌旁发愣,猛地摇了摇头,一脸惊恐万状还带点气恼。

几月前,蓝河受阁主嘱托前去微草城交接货物,返程路上遇着叶修像今日被蒙面人追杀。那时对方人多,估摸着是遇了偷袭,以一敌众还受了伤,跑路时体力不支快要被擒着,蓝河救下了他,带着人在城外林中七拐八拐终是甩脱了敌方。

那时他便已认出了叶修,正是为此,才不敢将人带回蓝溪阁。思索一番,还是带着人去到蓝溪阁山腰处密林中一座木屋里,这本是他无事时偷闲的地方,无奈现今被叶修占了,又不能对个伤者发牢骚,蓝河心里苦啊。

待他回到木屋中放下叶修正要替人处理伤口,却发现叶修面色惨白,嘴唇乌紫,心下一惊,料想这怕是受人暗算还中了毒。当即便将人扶起坐好,封了人身前几处穴道,自己坐于人身后,双掌凝聚内力推出,替人祛毒。

想着这样应是行得通,哪想叶修还处在昏迷状态,无法自行吐出污血,毒一直积与口中,也不是办法。蓝河心中天人交战,咬牙还是将人转过身来,自己俯身过去伸手扣住人后脑竟是吻了上去替人吸出余毒。

就当是个姑娘吧。蓝河不得不这么给自己洗脑。

几番下来,叶修体内毒素应是祛干净了,蓝河将人躺倒在床上掩好被子便逃也似的出了屋子。

次日,哪想蓝河却是一夜未眠,连房门都不曾进入,就在院子里坐着看了一晚的星星。

有蓝河这么心细的人尽心照料,又睡了一夜好觉,叶修第二日起的忒早。去找蓝河道过谢,又问起昨日是如何帮他解的毒,哪知这人非但不解释还一脸苦闷地瞅着病人,叶修当下便了然,还想说些什么,只见蓝河恶狠狠地对他道:

“救你的事不必道谢,帮你解毒的法子也莫要再问!今日一别,自此咱俩两不相欠,此事也不许再提起,同我约定!”

叶修见他如此强硬,无奈便应了他,约定这事两人都当作没发生过,见了面也不许提起。

如此说好,蓝河也未多言,送了叶修一些伤药和补身子的药丸,便回了蓝溪阁。

之后两人也再见过几次,皆是随着阁主行走于中草堂和轮回教之间交换货物时偶然碰见。蓝河倒是并不想见他,此人牙尖嘴利,轻松几句话便能撩倒你,又碍着是前辈不好多说多做,只得忍着。

还想着以后再碰着了定要绕着走,哪知今日却——唉,不提也罢。

蓝河又想起之前的事,颇觉不自在,索性坐在桌旁喝着热茶暖身子。

“你当真准备这么坐一晚上啊。”

身后说话声响起,蓝河手一抖,心里叫苦不迭。他居然还没睡?!

“我...我再坐会儿,你先——”
“只要了一间房。”
“……?!”

叶修那满不在乎的语调听得蓝河胸中发闷,居然讲只有一间房?!那要如何睡?!

“...我睡地上罢,柜里应有多的棉被...”

蓝河权当是客栈只剩这一间房了,哪知叶修又道:

“手里没那么多银子。”

没银子!?当初抢了我们蓝溪阁的货物都给你吃了么?!里边儿还有银票!蓝河转身怒瞪着他,真想朝他大吼。

叶修似笑非笑看着蓝河,伸手拍了拍床铺,
“大冬天的,人老板也要休息,哪儿有那么多棉被准备给客人,地上凉,万一受了风寒怎么办?过来好生歇息着,又不会吃了你,还跟姑娘家一样那么讲究。”

蓝河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碰上这么个坏心眼的人当真是倒霉到家了。再一想,也是,两个男人还怕甚么,挤一起还算暖和,罢了罢了。

这么想着还是脱了衣裳爬上床,叶修让他睡里面,好在床还够大,两个人挤还好。蓝河侧躺着背朝外面,贴着墙生怕离叶修太近,以至于两人盖着一床被子,中间空出来一块。

背上没有被子,蓝河冷的打了个寒战。倒是叶修,慢慢挪过去将他捞过来从后面抱住他,蓝河登时就要跳起来,然而却被叶修紧抱住不得动弹。

“好好睡吧,这样暖和,莫要再动了。”

蓝河还想挣开他,却听得叶修突然开口,略带疲意的声音听的他一阵恍惚,倒真的困倦袭来,暗自叹了口气,却是迷迷糊糊的睡了。

评论(1)
热度(34)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