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叶蓝】道长,修魔否?(一)

看剧突然想到的梗x

魔物叶x道修蓝

本来只想撸个短篇...哪想脑洞一开停不下来puq

人还懒,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写的完...估计要坑...x

可能略ooc,文笔渣见谅。x

========================================

听闻这蓝雨城外山中,蓝溪阁内有一许姓道长,法号蓝桥春雪,云游四方时以蓝河化名。与阁主同其余三位并称蓝溪阁五大高手,年纪轻轻便颇有名气。
   

蓝道长为人脾气性情皆好,心性善良,黑白分明,倒也是个明理之人。只是略单纯,脸皮子薄...

“哎呀,道长你又下山来替同门买吃食啊?怎不见得对我如此好?啧啧啧差别待遇啊,真教叶某心寒。”

“叶修你莫要乱讲!我与你并不相熟为何要待你好?!”

这日,蓝河亲自出山入城为蓝溪阁准备过冬之需,顺便想带些西域来的茶叶回去尝尝。哪知这刚进城便遇着有名的江湖散人——叶修。要论起来,还算是个前辈。

倒也不是第一次了,且也算是熟悉,只是蓝河十分不想遇上这位前辈,当真是令人头痛。

“不熟?那日若非道长你替我——”
“闭嘴!你同我约定过不再提及此事,怎得要反悔?!”
“耶,我也就是随口一提,你若是不爱听,那我便不讲了,总是生气会破修为的哟!”

叶修见他脸色一沉,眼神凌厉,似是要翻脸的样子,赶忙改口道,生怕这脸皮薄的小道士当街挥剑砍了他。

蓝河听他是无意,便敛了心神直接绕过他往集市方向去。哪知这恼人的家伙竟是悠悠的跟上脚步来了。

“前辈还跟着做甚么?”蓝河皱起好看的眉,话里尽是不满。
“嗯?这路是你开的?我也要往集市去,怎地?不许?”叶修好笑地看面前人,嘴里不知何时叼着根草叶晃啊晃。
  

细长的叶片一跳一跳扰的蓝河心情烦躁,却又一时理亏语塞无法反驳,更是烦上加烦。

叶修见他那闷不作声的样子颇觉有趣,但还是顾及他的面子,便凑过去好声好气的说道:

“道长可要同行?”

知道这是给他台阶下,但蓝河心里着实不想与他同
行,若是半路上被气得失了理智可不好。眼下也总不能再闹别扭,半晌,才艰难地挤出一个“嗯”。

叶修扛着伞不急不缓地走在前头,蓝河跟在他身后大概十步的距离。叶修哭笑不得,自己当真是这么惹他嫌?隔这么远是怕我吃了他么?

于是他不动声色的缓了步伐,待蓝河走近时已被人搭上肩膀,好似整个人被扣入怀中,不免有些许不自在。

“前辈...大街上这么...这么勾肩搭背,影响不好...旁人都瞧着呢...”

蓝河想要挣开他,哪知却被人更往身边拢过去,这一来二去便也不敢再动,生怕人又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举动。要知道这人可是十分不要脸的。

“怕甚么?又不是姑娘家的,还怕我毁了你清白?”

叶修凑近蓝河耳边,说话时热气喷在耳朵上,唰的一下便红了大片。他赶紧推开人快步向前走去,只留叶修一人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待到了集市,蓝河赶紧去采买阁主吩咐的物品。过了大半日,要求的东西才全部买完,叫了两辆马车打点好送回蓝溪阁,而后,才想着去吃饭歇息。

来到时常光顾的馄饨铺子,跟老板寒暄了几句,要了碗馄饨和一屉蟹粉小笼坐在那儿慢悠悠地吃。

“哟,这算不算是缘分啊?”

正当蓝河吃完最后一个馄饨还没咽下去呢就听见一个熟
悉且欠揍的声音落下来,吓得他一口肉差点噎死,赶紧喝了口汤顺下去。

“哎呦,见着我这么高兴啊?别太激动啊我可受不起。”

叶修瞅着人被噎的满脸通红的狼狈样笑得可开心,还吃完了剩下的几个汤包,完了还咂吧嘴,看的蓝河差点没气撅过去。

他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地理了理衣裳,扔了饭钱在桌上便转身离开,怎料叶修却偏是缠上了他。

蓝河走到哪儿,叶修便跟到哪儿。就这样跟了大半个时辰,蓝河忍无可忍,冲着身后正在吃糖饼的人就要发作。

只见叶修敛起笑容,伸手揽住蓝河的腰将人护在怀里,一手撑起那把总是被扛着毫无存在感的伞挡在身前,听着那伞面传来叮哐几声脆响,似是有铁器打在上面。也不知那伞是何种材料制成,挡了偷袭却也未见一丝裂痕。

蓝河倒也是个聪明人,料到这怕是专门针对着叶修来的,自己只是无意被牵扯进来。想必那些个偷袭着应是跟了有大半天了,按耐不住这才出手,哪家的杀手这么没耐性,已是这般等不及。

正当蓝河胡思乱想之际,却听见叶修开口道:

“呵,除了偷袭耍阴招,他还教了你们甚么?知道你们性急,怎的也是这般耐不住。罢了,赶尽杀绝倒也符合他的秉性。只是如此这般,当真是坏了自家的门面。”

语毕,叶修收了伞,直面那几个蒙面的偷袭者。对方也无言,只是摆着准备攻击的姿态站在那里。

蓝河伏在叶修怀里,也忘了这略尴尬的局面,偷偷地转过头去看那几人。这还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见里面为首的一人突然攻上,直向他面门而来。

叶修也不慢,一面向后跳去,手中银伞霎时变化为一杆长矛挥动,矛身刚触到那人胸前衣襟,登时就见人被摔翻在地。趁着其他人还未追上,叶修收回长矛再次变回伞的模样交由蓝河抱着,自己从腰间一布袋中摸出几颗弹丸弹射出去,碰着地面的一瞬烟雾弥漫,掩护叶修带着蓝河逃走。

看似往城外逃去,实则在城中小巷内穿行躲避,偷袭之人怎么也没料到他们并未离开,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一路上叶修并无多言,蓝河也不知如何开口,索性闭嘴任他一路抱着来到一家客栈前。然而叶修并没有要将他放下来的意思,就这样抱着准备进客栈。蓝河一下慌了神,这要是叫人看见,岂不误会,他也未多想,赶紧挣开人直立在门口。

“方才真是多谢了,若是无事,我便要回去了,告辞...”

他匆匆道过谢,只想着要快些离去,无心多想就要走,却被人一把拽住。

“回去?你倒是心大,真当他们查不出你是谁?现在回去,怕是还未出城便中了埋伏,到时可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就算得你能逃脱,他们也未必找不到你,若是不怕连累蓝溪阁众人,那便走罢。”

还未等蓝河回答,叶修早已径自走向客栈内。他心想,方才确实是着急了,只想着要破了这尴尬气氛,并未顾虑太多,哪知某人看上去并不在乎,倒是自己想的多了。

他无奈地耸耸肩,舒了口气,而后便跟着进了客栈。叶修已经要了房间,正往二楼去,见蓝河已经想通,倒也没多想,上了楼梯找着房间推门入了。

评论(12)
热度(38)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