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川蝴蝶虾

味苦,性寒,有小毒。

【双花】无题。

#全职高手#双花#无题#略虐,慎入#
张佳乐喜欢孙哲平。

想念有如大海里的鱼,在万水之内都是归依。

他说大孙,我很想你。

想着那时在小网吧里,嘎吱嘎吱响摇摇欲坠的吊扇下,打着荣耀,遇见了一生中最有缘的人。

“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好啊。他想着,同时伸出手,绚烂的光影交错护着两人,从此打出一场百花盛世。

想着那时两人裹着被子,在柔和的灯光里,笔尖在白的发亮的纸上勾勒属于他们的未来。

“战队叫什么名字好?”
“双花吧?”
  ……
“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

好,那就叫百花。他紧握双拳,眼底尽是热切的光芒,闪烁着,是孙哲平见过最好看的眼睛。

想着那时一起浴血奋战,繁花血景震撼全场。葬花,猎寻,永不停歇的疯狂无人可挡。

“打倒嘉世,我们要拿冠军!”

冠军。他心里默念,冠军,是追求,是认可,是胜利,更是无与伦比的,荣耀。他要赢,他们要赢,他们,是冠军。

冠军?他开口尽是苦涩,冠军,是向往,是信念,是荣耀,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他想赢,他们想赢,他们,做不到了。

被折断翅膀的鹰,还可以飞翔,只是没了以前的锋芒;失去利爪的猛兽,还可以捕猎,只是不再被人惧怕。

孙哲平被迫退役的那一天,张佳乐哭过,怒过,失望过。他们还没有一起创下百花王朝,还没有拿到更多的荣耀,还没有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他独自扛起战队,一步一步,在通向胜利的路上蹒跚向前。孙哲平离开的背影,亦是他坚定的脚步。

后来,他累了,他颓然不前,他在荣耀殿堂的门前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阻挡。明明已经碰到了,但总是抓不住,像流逝于指尖的水,在热气蒸腾中消逝。

在希望中退出,在愤怒中回归。昔日的繁花血景重现,血与花飞舞成画。没有西部荒野,没有百花盛世,只有两个人的双花组合,挥别过去,斩断彼此,拼尽全力配合出最后的繁花血景。

再次相见,已然陌路。他无悔无怨,执着荣耀,不能并肩,那就战斗吧!

还好我们都在,还好我们还没有放弃,还好...我遇见了你。

他说大孙,我喜欢你。

评论(3)
热度(14)

© 阴川蝴蝶虾 | Powered by LOFTER